第95章 这下糟糕了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5章 这下糟糕了

一边吃,常维忍不住开口道:“给事郎。” “下官在。”高方平微笑道。 “老夫……”常维有些脸红的道,“最近总归钱粮还是紧张,到处等着用钱……” 他一个清流老穷鬼,能这样开口真个是为难他了,高方平接口道:“要钱很简单,下官也正好有事请大人帮忙。” 听这小子反过来求人,老常自在多了,喝了一口小酒,捻着胡须呵呵笑道:“说吧,若是有道理老夫不介意支持你。” “大人的牢城营中有各种匠人吗?”高方平问道。 “当然有,铁匠最多。这个年景,这些人乃是最有想法的人,又穷,所以最容易走偏,匠人坐牢犯事的几率,显然大幅高于普通农夫,都是一个钱字闹的。”常维说道。 “把他们转给我,一人一百贯,大人以为如何?”高方平道。 常维猛的起身道:“你小子想干什么?就算老夫信任你,也断无把国朝囚牢给你做死士用的道理。” 高方平赶忙摇手道:“误会了,不是我私人用,只是请大人把这些厢军编制的囚牢,转给殿帅府听用就可。” 常维脸色松了松,又坐下来道,“转给禁军也算是为国效力,这当然是可以的。不过你小子这么大方,哼哼,显然所某者甚大。老夫也不傻,两百贯!否则没得谈!” 额,张叔夜怕是废了。 高方平觉得,老常这么会谈判,肯定是张叔夜教出来的。 yy完毕,高方平点头道,“成交。有多少要多少,您要是有五十匠人交给我,一万贯就是你孟州的!” “爽快!” 老常哈哈大笑着起身,谈妥了,他就没工夫在这里蹭吃喝了,赶着回去整理囚犯的名册。常维寻思:一定要仔细复核名册,那每一个人都是钱啊,在自己手里完全是废物,还要花费钱粮养着,交给殿帅府去为国效力,真是一箭双雕…… 老常离开后,杨志等人心疼的不要不要的,说是被孟州给蒙了。 却不料高方平脸色冷了下来道:“这次施恩父子想不死也难了。有常维保护孟州官员,我就动不了施家,但是夺人饭碗犹如杀人父母,老常等着要钱,牢城营的这些匠人囚犯却没有了,加上前有武松事件,老常要是不杀点人来祭旗,那就显得很不科学了。” …… 次日睡到日上三竿起来,都没吃早饭,便听小牛皋爆料说孟州出了大事了! 说是丐帮人士像是受到了煽动,很多乞丐变成了土匪一般的存在,成群结队的在街市上抢劫放火。 现在整个街市上流言飞起,人心惶惶。 有的说是常维恶政于孟州,导致了民变。还有一种说法是,常维图谋不轨,于孟州牢城营经营属于他的死士,但是控制不妥当,常维今早视察牢城营的时候被哗变的囚徒取下了首级。 不论是哪种说法,别说这个时代的老百姓了,就是一千年后见过世面的老百姓,也不会随意去相信官办新闻,只会看到一乱就产生国破家完的错觉,大面积的跟着瞎起哄,在哭喊中或抱着娃躲在床下,或眼睁睁的看着浑水摸鱼的凶徒抢人。 何况现在传言牢城营凶徒起事,听说知州大人都死了,那是非常吓人的。 不论实际情况如何,反正确认的在于,今早跟随常维进牢城营视察的十几个捕快的人头,现在就悬挂在牢城营的城头上,血淋淋的。 丐帮历来就不是好鸟,不论他们是否和谁家有利益勾结,听闻知州大人出事,一群捕快被杀,剩下的捕快公差也已经跑回家保护家人,于是以丐帮的尿性而言,再被有心人煽动一下,乞丐就开始出去抢人那是肯定的。 听闻着这些混乱的消息,高方平背着手在驿馆的院子里走来走去。 局面来的如此凶猛,真真正正的出乎了高方平意料之外。 随即停下脚步,高方平冷冷道:“街市上死的人多吗?” 小牛皋和关胜一起抱拳道:“不多,但是大人知道的,这种人心惶惶、流言飞走的情况下,孟州城越来越乱了,这是孟州自己的事,我等建议大人即刻离开,不要摊上这次的浑水。” “不能走。”高方平摇头喃喃道:“丐帮加上一些地痞混混趁乱浑水摸鱼,来的这么整齐突然,要说这事没人在背后煽动,我是不信的。施恩果然是个有胆识的枭雄人才,老子低估他了,大祸临头的时候他真敢狗急跳墙放手一搏。我麾下的打手平时能压住丐帮,那是因为有次序,但现在乱了起来,那些人就暂时靠不住了。若是压制不住,让混乱继续升级,咱们的钱庄,也难保不出事!” “末将立刻带人保护钱庄!”杨志军礼跪地道,“但请大人马上离开孟州,因为力量一但抽走,驿馆就不安全了。” “不!”高方平道,“现在只是开始,蒋雯不是省油的灯,暂时能护住她的东西。身为臣子,也为了老子们自己的利益,现在咱们只有一个任务,稳住孟州。” “末将等誓死追随大人平乱!” 林冲关胜等人跪地大吼,包括梁府跟来的五十个侍卫也跪在了地上。 高方平从其中挑选了十个侍卫,剩下的四十个交给了燕青:“这四十个人交给你,留在驿馆保护贾晓红、梁红玉、以及老子从大名府带来的匠人,你可能做到?” 燕青就算再讨厌他,现在也不会推脱,抱拳道:“燕小乙但有一口气,没人可以进入驿馆生事。” “但凡越过雷池者不管是谁,杀无赦,天塌下来也是我扛。”高方平下了死命令道:“关胜林冲杨志索超,带上十个护卫,跟随本官立即前往州衙,必须确认常维大人的安危,我始终不信他死了。就算死,也必须确认一个临时主官!” …… 此时的街市上人已经非常少,但凡见到抱着财务在飞跑又像是乞丐的,就按倒在地殴打一顿,抢了他们的财务。 可惜就算高方平是文官,却也无法确认现在是孟州的主官是谁,暂时无权决定官家子民的生死,否则类似这种情况是可以就地斩了的。 到达州衙,从外部看去,州衙内滚滚浓烟,也不知道是谁放的火? 此外州衙的门口已经没有捕快什么的守卫,以这些人的尿性而言早就跑得不见人影。大难临头各自飞,他们也害怕。 其实也不能怪这些人,他们不是军人,土生土长在本地,也有家眷需要照顾,所以“临时请假”是一种理所当然。就算在一千后,那些警察身上也经常会发生这类事。前世高方平的堂兄当过武警,这种事是寻常的。通常大面积的抓赌打黑之类的事当地警察是靠不住的,一有情况就请假,原因是警察土生土长在当地,上有老下有小,还有各种严格的条例管着,级别大一些的事,他们根本扛不住。 所以必须出动武警,升级为半军事行动。武警几年后就天南地北的散开,谁他娘的知道谁是谁。所以只要有主官敢下命令,就没有军队办不了的事。 进入州衙后院观看,火势并不大,烧的也不是重要地方。 虽然公差们跑光了,常维的几个家丁却是如同以往梁红玉的部曲一样,拿着柴火和锅盖,携带着惨白的脸色,唯唯诺诺的守卫着后堂。 大宋就这德行,一有情况公差和军人跑光,相反是一些迂腐的穷酸或者妇女小孩有点气节。 蛮子南下杀人的时候,军人经常跑光的大宋,却经常会有一些文人县爷什么的,带着家丁和治下城池共存亡的。平时看他们文绉绉的嚼舌是那么的讨厌,然而那种时候,又觉得这些家伙是这么的可爱。 见到有家丁守卫,高方平松了一口气,这说明常维没有死,外面的全部都是谣言。 “不许走近,否则列为叛乱砍死!”有个小丫鬟拿着扫帚怯生生的道。 被关胜走过去一人后脑勺几巴掌,没收了她们的扫帚什么的,喝道:“这位乃是东京来的大人,官拜给事郎,我等隶属禁军,快些带我等求见孟州大人。 …… 进了房间,老常受了伤躺在床上,被褥也弄得血迹斑斑,不过这家伙眼睛睁的贼大,眼里没有害怕,却全是怒火。 “给事郎……你总算来了,没让老夫失望,你没有跑,老夫就放心了。”常维虚弱的样子,同时眼睛发亮,就像遇到了救命稻草的那种态势。 “下官听候孟州大人调遣。”高方平抱拳道。 “孟州推官已死,早晨老夫带人去牢城营巡查,打算提取你要的匠人,不知怎么的,有亡命徒跑出来,放了所有囚徒,当场就哗变。施家父子被绑做了人质,混乱之中无数捕快护送老夫和王推官逃走,王推官最终没能逃出来,算好捕快们武艺高强,誓死护卫老夫逃了出来,却死了十几个捕快在牢城营内。”常维说到这里叹息一声,眼睛发红的道,“哎,都不等老夫前往监押司调军平乱,街市上的乞丐也统一乱了起来。伤害扩散之快出乎意料,导致州衙的公差请假跑光了。” 高方平沉默片刻道:“大人,牢城营有亡命徒哗变,这在哪朝哪代都不稀奇。让下官奇怪的在于那些人是傻子吗?为何把施恩父子绑做人质,却想杀您?难道不该反过来,比如换我高方平哗变,我会首先杀了平时虐待我的施家父子,然后控制知州大人您,这才符合常理。您身份尊贵,施家父子哪根葱蒜,有做人质的资格?” 常维却也不是傻子,听后猛然色变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 高方平冷冷“下官如果没猜测的话,丐帮平时为恶孟州,但蒋门神这些屠夫帮拿乞丐没办法,想必也是施家在撑腰。与此同时,他们其心可诛,这是他们在捣鬼。”

上一篇   第94章 吃喝玩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