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0章 你们不值得信任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50章 你们不值得信任

毕世静道:“是可忍孰不可忍,怎能仍由他们如此破坏山道,这比土匪行为更可恨,一而在,再而三的遇到这事,何年何月才能进成都,相公不能姑息,必须杀鸡儆猴。” “末将同意毕世静将军观点。”韩世忠也恶狠狠的抱拳道。 高方平给他们两个后脑勺一人一掌,转身的时候道:“别**,赶紧的,给我把桥修好,遇山开山遇水搭桥,现在没那么多精力和这些大头山民计较,妈的别就知道杀人,你们被种家附体了吗?” 随队的小种帅也一阵尴尬,寻思,干嘛老子们种家又躺枪呢。 此行队伍主要群体是沧州方面跟来的山民,大魔王的“仁慈”举动过后大家,对他惊为天人了,看做了神一般的存在。因为他们作为曾经的山民,比谁都能理解类似这种行为,这虽然不好,但不全是对方的错。 这样一来又要耽搁,锦州方面的粮食不能及时送来,看起来大家要饿肚子了两日了。 于是,大魔王又下达了吃马粮食的命令。 对于大头兵吃饲料很正常,味道并不差,行军打仗时候人的军粮和马粮是一样的。只是说这样一来,他们的爱马就要挨饿,马是奢侈品,所以这些骑兵老爷很爱马,还有点不乐意把马粮分出来吃呢。 另外一边的山民们大跌眼镜,吃饲料就算对于苦贯了的他们,也是尴尬事。好在传说高方平都带头吃了,有胆子大的人也尝了一点并不难吃,就暂时这么拉扯着了。 其实他们错了,只有梁姐知道高方平自己躲在隐秘地方,食用高家带出来的猪肉松,入口就化的那种皇家级美食。饲料高方平真不爱吃,至少有选择的时候不会去吃。 结果好东西吃太多就便秘了,没办法之下,高方平也只得弄了双份量的饲料来,做药一样吃了下去。这才舒坦了些。那些富含很多粗纤维,营养也比较平衡,所以真是治疗偏食症引起问题的良药。 于是传为美谈,尽管高方平霸占了两个人的分量,不过仍旧被大家敬为天人。有威望就好啊…… 在这到处是蛇虫的山道上耽搁了一日半,眼看着新吊桥就快完工。修建的比原来的更扎实,更大一号。 和预想的有些不同,似乎因为这队人马戾气不重,没吆喝着进深山去围剿寨子。于是下午这个时候,来了更多的一些山民在远处假装路过喝水,仍旧鬼鬼祟祟的样子。 有经验的老兵对高方平说:这些犊子是来捡漏的,一般这么大的队伍过后,会遗落些东西,那对他们有时候会有用。其次此番军队所砍伐的树木藤条等等物资,没用完的肯定无法带走,那些东西也会被这些家伙拖回去寨子里。 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高方平犹如大昏官似的摸着下巴点头,想了想就喃喃道:“有那么便宜的事?” 然后大声道:“没用完的东西全部烧毁,过桥后,把桥也给老子烧了,反正咱们不打算回去了。” “啊?!” 两个京县跟来的桥梁工程师就急了,把桥造的这么好犹如艺术品一般,乃是他们的杰作,却想不到大魔王真要过河拆桥了? 不但内部人被吓到了,连那些鬼鬼祟祟的山民也吓到了,惊慌之下,他们又显露出了多一些的人来,还走近了些,贼贼的目测那座新桥,然后流口水的看着那些即将被烧毁的多余物资。 但官军是会绞杀逃户山民的,他们也始终不敢走太近。 他们熟悉山里,有把握在对方犯浑时候逃之夭夭,甚至他们那简陋的寨子都已经做好了搬迁逃跑的准备。 在平原上当然跑不掉,但在这山里人多根本没用,骑兵更没用,捉不到他们。 见把山民引的接近了些,高方平便又拿起大喇叭喊道:“看什么看,难道你们想要这些剩余物资?” 敢来这里等着捡漏的,都是相对强壮又胆子较大的山民,于是他们虽然不敢过来,却在远处点了点头。 “没门。”高方平大声道:“这些东西都是我的,包括这座山,还有这里的空气,全部是我的。” “分明是咱们的,那座桥也是咱们的,你不能过去后就烧毁!”有个胆子较大的家伙说道。 “你抢劫啊。你们的桥,已经被你们自己烧毁,现在这座是我修的,当然是我的。”高方平道:“所以你们这些自毁桥梁的白痴往后洗洗睡,不许再收过路费,官府修的桥,只有官府可以设卡。” “?”那个山民中唯一懂点算术的家伙挠着头,竟是觉得高方平说的有点道理。 另一个山民道:“不管你。等你们过去,咱们在旁边自己修一座,又可以收钱了。” 高方平道:“你好好的说,两座桥一起存在,官府的不要钱,吃饱撑了的人走你要钱的?如若强迫就是抢劫,就是土匪。各位,别怪我没警告你们,土匪的时代真的过去了,你们看到的这些重装入蜀的军队,就是为了对应这一形式存在的。” 山民面面相视了起来,觉得这个昏官简直是个强盗。然而看他们兵强马壮,也不是理论的时候,等往后该咋地照样咋地。 山民们在yy的时候,高方平又抬着大喇叭喊道:“对了,你们有没有吃的,不论野菜,没毒的蘑菇,猎肉之类的都行,老子们遇到意外,粮草有些不足?” 这些山民便紧张了起来,一副将要跑的样子。 不过还是有个胆子大的家伙不服气的道:“有是有些的,但根本不够你们这么多人吃,而且那是咱们的,不是你们的。” 高方平道:“我不差钱,也不抢劫,找你们买,或者用东西换不行吗?” 那个山民有些迟疑,随即又道:“你们不值得信任……” 却是他话说不完,只见高方平下令后,几个力气大的虎头卫开始朝这边扔一串一串的铜钱,扔了足足有十五贯的样子。 这些山民以为是暗器,转眼就不见了人影。过了一会儿,那些植物丛中传出了他们的惊呼:“真是铜钱,足额铜的官钱,不是铁钱。到处都能换到东西。” 于是,又传出来一些小混乱声音,乃是这些家伙在抢着瓜分铜钱,之后就没动静了,显然这些家伙已经拿着钱跑了。 另一边桥已经造好了,可以通行了,于是一边疏导队伍、根据设计的重量,缓慢的通行着。这边高方平仍旧在等着山民回应。 这也算是一次商鞅的赏金扛木,是建立沟通渠道,建立交易机制,建立相互信任的一次动作。 人会有很多思维,所以那些山民里,肯定有大部分拿了钱就跑了的人。 但那不重要,只要有一人拿了钱后,带着属于他自己的山货回到这个地方交给高方平,那么这次装逼就成功了。那就是火种,高方平的口碑会由那人慢慢的传下去,进而通过时间,扩散在这群山中。 山民很保守,一直等到了傍晚时分,才有人带着东西来了。 情况比高方平估计的更乐观,当初在这里围观扯犊子的大概有三十多人。而这次带着他们的东西回来的人,有十个。 这些家伙爽快的获得了铜钱后,下意识的不送点东西过来过意不去,于是一但有一人带头送东西来,就会带动其他人也过来了。 但他们还是很胆小,不敢真的过来,在远远的地方伸头叫道:“咱们把东西放这里了,你们自己过来拿吧。” 然后又鬼鬼祟祟的躲起来了。 虎头卫过去把物资带了过来,还真不算少,有几大箩筐可以吃的蘑菇,然后各种野菜,甚至熊掌都有三只。茶叶也有。 话说依照价值计算,哪怕有些家伙拿了钱不给东西,但仅仅这些,价值远超十五贯了。 这种情况是渠道的缺失。以往,他们只能和少量一些马班交易,但肯定被坑。就算不和马班交易,冒险进入锦州经济圈黑市,还是坑,价格略高但是风险更大,周期更长。 拿走了这期物资,又收集了些铜钱放在原地,同时把他们的箩筐也放在了原地。 然后退回来,又拿着大喇叭喊话道:“老子们人多,这点物资远远不够,继续换,钱我放下了,再弄些东西来,但凡你们有的都可以送来换。老子们目下带着的铜钱有限,外面都开始流行纸币了。纸币想必你们暂时不会接受,那就换东西,咱们东西也不少。” 高方平喊话后,那些鬼鬼祟祟的家伙又出来路过。去交易地点一看,嘿嘿,又放了不少钱,比上次更多,这次是二十贯。而且背箩也还回来了。 于是这些山民哈哈大笑了起来,觉得早先那些拿了少量钱就跑的傻子弱爆了,跑了以后,他们就赚不到这笔更多的钱了。 “有有有,等着。”这些山民带着钱又跑不见了。 话说他们靠山吃山,虽然没钱物资,但积累下来又用不完的山货真不少。诸如蘑菇,他们会在雨季收集很多,然后用土办法脱水,留着吃一整年。这类山珍干货如果能带到汴京,樊楼的菌火锅那是天价。可惜的是他们没这个渠道,也不敢去外面。就只能自己食用这些他们根本不爱吃的奢侈品。 因官府工作缺失,导致了这些人和马班是对立的。大多数他们遇到马班就收过路费,或者抢夺些物资。遇到强大的马班打不过,就要用东西换。 至于换,渠道为王,他们手里的山货哪怕在汴京值一百贯,但马班最多给他们价值不到一贯的破烂就收走了。 这就是错位,是吏治带来的问题。 马班也有马班自己的理由,所谓无商不奸,为了组织起让这些山民不敢抢的强大实力来,他们代价成本也很大,加上他们有渠道,当然就要把价格压到丧心病狂的地步。而如此坑了山民后,仇恨就更深了,山民就觉得马班全都不是好人,一但遇到打得过的就不讲理了,直接采用抢。这就是最终矛盾的形成,始终在这样恶性循环。 在高方平的角度,川中剿匪工作会很复杂,并不能真的一刀切。必须建立一种有效机制,让这些山民信任官府,能从官府的合法渠道交易,最大程度的保护他们冒生命危险得到的这些财富。同时也保护官府的财税收入不落入奸商的手里。 做好了这群人的工作后,大方向上马班的走货成本就会大幅降低,于是马班和山民的矛盾都会缓和,那么官府的队伍就好带了。 所谓大浪淘沙,疏导到了最后仍旧在顽固的那些,就是真土匪,也是绝对的少数派一小撮,那时候就该是毕世静部用刀枪和他们谈话的时候了。 关于点仍旧在于官府要作为,公务员要真正深入基层工作。一刀切,带着军队钻山打洞那不叫忠诚,说白了那叫懒政、暴政。 这么yy着倒也蛮好玩的,高方平为此专门带两千军伍断,多停留两日,就等着和这些山民交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