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1章 哪怕就信我一次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51章 哪怕就信我一次

一来二去的,每次都能拿到钱,山民们的胆子就越来越大,来参与交易的人越来越多,从早期的十人,一日后,这个群体扩大为了近百人。 两日后,这些家伙们整个寨子倾巢而出,老老小小一起上阵。因为听交易成功的那些说了,山那边有群人傻钱多的官军,只要去了就能得到物资和钱。 真的哦,在山民的眼睛里,高方平部比那些马班傻太多,很难遇到这么萌的纨绔队伍,全寨子的人恨不得能在这一次,就把往后三年需要的东西给备足了,过一段安稳日子。 否则说真的,其实他们真的不想在这里抢劫,马班的人又怎怂人,那是经常要打仗要死人的,还未必能得到多少有用物资。因为有些东西山民根本不需要,但对于马班却很贵重。 毕世静和梁姐简直大跌眼镜,这些山民的行为,现在看起来有些像是抢了。他们乃是自己内部抢,都把他们多余的东西背了出来,放在地上后,他们就贼贼的睁大了眼睛,直接来大头兵身上拿他们想要的东西。 毕世静的火折子、烟草等等东西,全都被他们撸走了,但为此他们留下的东西更值钱一些。 梁红英的胭脂被一个看着如同傻姑的妇女给拿走了,为此她给了梁红英一大堆燕窝。 高方平犹如个老顽童似的,手拿一个拨浪鼓,无所事事的摇着。这是上路时候荣德帝姬送的,是她亲手制作的。 却是忽然有个山民小丫头,有点像江州的那个小迷糊,她把老大一块山猪肉放下后,一把抢走了高方平手里的拨浪鼓,转身就跑。 “……” 那块肉太大了,起码得十斤重的样子,乃是烟熏制过的,正宗的山里野猪肉,这在汴京值得一千个拨浪鼓。 “回来。”高方平伸手把那个丫头揪了回来。 以为高方平变卦了,小丫头很野,抱着高方平的手臂就咬,却是高方平穿着锁子甲,咬不动。 她又换个地方咬,还是盔甲,仍旧咬不动。 然后锁子甲是有缝隙的好吧,她牙齿不整齐,正在换牙。一不小心,就有颗牙齿卡在锁子甲缝隙中出不来了,然后便哭了起来。 “这下扑街了不是,咬啥呢,我又不是牛肉干。”高方平给她后脑勺一掌。 梁姐也很无语,过来摆弄了一下,才把丫头的牙齿给解放出来。于是小丫头又想跑。 却又被梁姐逮了回来,苦口婆心的解释,一个拨浪鼓是换不走这么大一块肉的,否则你回去后肯定被父亲锤死。 丫头看似听懂了,不过放开了她,让她重新选择的时候,她又拿着拨浪鼓就跑。 又被捉了回来后脑勺两巴掌,从新给了她一块上好的青盐,另外又给了她几个咳嗽丸,因为她有咳嗽的症状。至于拨浪鼓,当然还是她的。 于是高方平的部队就犹如一个废品收购站,正在大肆的交易,什么鸟毛都可以用来交易。只要山民要,他们会把内裤都脱下来换了。 最后高方平震惊了,这些山民竟然有少量的辣椒。 到底什么品种高方平也看不出来,尝了一下,辣的还很正宗。有这东西就厉害了,那就正式的进入美食时代。 理论上大宋是不该有辣椒的。不过历史记载没有,不一定就真没有。在一些地方志的记载中,有时也能找到云南真有一些原始品种的野山椒,只是说在这个时代信息闭塞,有了也不会轻易传播,不会轻易被认识。 川中湿气重,需要类似的东西除湿,于是还真被这些命不值钱、胆子大的山民尝试出了这种辣椒,这兴许是自然的容错。 当然现在就连他们也不太习惯辣的口碑,数量又太少,也就更没有进入官市,流行不起来。 这就成了高方平眼睛里的宝贝,此番收获的种子,可以培育出真正的辣椒来了。 基本上高方平部的东西都被他们抢光了,一些原本很普通的工具,那在江州造价已经很便宜,也被山民视为珍宝的换走。为此高方平部成为了食物运输队,拥有了非常多的山珍。 交易了这么多次就没有戒心了。这些老老小小的山民仍旧不甘心的在近处围观,兴许他们在想,什么时候又可以交易。 有两个会打猎的家伙想来买神臂弩,结果被粗暴的几拳打了回去。这是他们第一次知道所谓的大宋律,不能持有弩箭。 “生存方式就这样,简不简单?”临走时候,高方平抬着大喇叭进行最后一次演讲。 呼噜呼噜,大多数的山民开始楞楞的点头。 有个胆子大的家伙问道:“可您这样的人不常见。遇不到的时候咱们咋办?” 高方平道:“给我三至五年,我会逐步解决这些问题。相信我,最坏的时代你们已经经历,我猪肉平进川你们还怕啥呢,日子不会更坏了,那就要触底反弹,会慢慢变好。你们和马班的矛盾不是一日形成,也就不可一日消除。但给我些时间,我能治理了这个顽疾。很多马班就是黑心商人,山里条件艰苦,你们的物资我知道是用命换来的,却会被他们以近乎免费的价格拿走。现在我告诉你们,你们可以选择不换,你们有资格进入官市,去获得属于你们的劳动报酬。有哪个官员敢说你们是乱民逃户,我就收拾那个官员。若你们选择了不换,不论任何势力要强买,那就叫抢。需要知道的一点是,我不允许任何人抢劫,当你们信任官府,放弃了抢劫选择生产的时候,固然就面临了被别人抢的境地,然而没事,看到我身后这些重装军伍了吗,只要你们信任官府,这些重装就是你们的后盾,他们保护你们,你们上税养活他们。” “要上税啊。”一个家伙惊呼道。 高方平走过去给他脑壳上一掌,呵斥道:“这也叫交易,就像你刚刚放下东西,就能心安理得拿走你想要的东西一样。” 于是这些山民又觉得有道理了。 “规矩就是这样的,重要的说三遍,一但选择了抢劫,就站在了我猪肉平的对立面。失去了和我这么仁慈义气守信用的人的交往资格后,各位,那就真是你们的损失了。”高方平道。 “有道理,他和其他人不同,真的很守信用讲义气。”有人嘀咕了起来。 也有的人还持有怀疑态度。不过总是一个好的开始。 “看起来你可以信任,但你还会来这里和咱们交易吗?”有个野人似的妇女问道。 高方平摇头道:“不会了,我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。自己的利益要自己争取,自己的路要自己去走。要想过好日子没有秘诀,就要走出去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于是要想获得公正的价格,就不能怕,不能懒。你们得自己把物资带到锦州官市,我会发文承认你们的宋民资格,也会责令军伍和差人,在你们遇到危难的时候尽全力救援。但终究需要你们自己奋斗。需要你们自己把这条路、这些桥维护好,因为这是你们自己的路,自己的桥。” “听闻过官军绞杀山民的传闻,咱们如何能肯定你可以信任,万一你把咱们集中起来骗出去,杀死咱们,抢了咱们物资呢?”有个老人看似经历过一些事,于是提出了质疑。 其他大头民众们又携带着疑惑的目光,看着高方平。 高方平道: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我大宋建朝以来,尽管相对历朝较为宽松了,但仍旧存在了许多的恶举,官府公信力荡然无存,许多人们不再信任官府,此点我承认。同时我也承认,官府有时候是说话不负责的大骗子,有时候会因官员个人行为,导致官府也成了最大强盗,这些是事实存在的。但哪怕就这一次,你们信我这一次,我有能力把大宋,把各位的家园变的更好,为此我愿意背负骂名,不惜杀的累累白骨。我只想证明我没有放弃这个家园、这些子民。但我一个人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,我需要你们的帮助,没有你们,官府花费十倍的代价也走不通这大山,维护不了这些脆弱危险的道桥,没有这些道桥,不仅仅黑心马班无法赚钱,那会影响到整个家园的物资流通,于是会有更多像你们一样的人倒霉,过着更苦的日子。” “我知道你们已经没有家园了,曾经官府薄待了你们,看起来你们不会再坏了。但是各位,有更多的人需要这条生命通道,说穿了他们也和你们的孩子妻女没什么不同,不要袖手旁观,不要高高挂起。算我求你们也好,骗你们也好,就这一次,哪怕就信我这一次,善待蜀道善待他人,就是善待你们自己。” “官府的确错了,的确欠你们,官府的确很难信任。但哪怕就这一次,你们怀着试试看的心态信我这一次,我猪肉平一定尽力纠正官府错误,还给你们一个更好的家园!” 这两百多个大头山民张大了嘴巴,傻傻的看着高方平。 如此的冷场很不科学,高方平就尴尬起来了,凑近梁姐低声道:“难道我讲的不好?” 梁姐倒是很受触动的样子,红着眼睛低声道:“说的好好听,这是我此生听过的第一雄语,只为了这番话,红英也愿意自带饭盒的在这里做护路人。” 那个拿这拨浪鼓的小丫头,用舌头舔了一下盐块,觉得很爽,便说道:“好啊,信你这次。” 虽然其他山民仍旧大张着嘴巴不说话,但好歹没冷场,至少有个丫头响应了。高方平觉得好歹往回了些面子。 至于毕世静等无数军头,真被忽悠的热血沸腾责任重大的感觉,一起军礼跪在地上道:“末将等誓死追随相公,维护并开创出这条家园的天路。” 这样一来高方平就放心了,维持住这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,队伍就好带的多。 必须有一群自己人傻傻的、不问理由的去信,那么他们的执着,他们的傻和耿直,才能带动起其他人来,一个传染一个这才叫传销,才能做大事。后世的那些一个个的窝点不配叫传销,他们是一群罪犯。其实传销是一种政治。 离开的时候,高方平又转身对山民道:“现在这桥是我的也是你们的,不许破坏不许收费,保护好它。不收费是为你们好,因为你们收了,你们也会过其他山民的桥,那就是矛盾对立的开始,是相互伤害。就信我这一次,我会帮你们建立一个合理机制,大家一起维护遵守,这就叫传说中的法律。” 山民继续犯傻中,那个小丫头又道:“好啊。” 然后高方平带着大部队走了……

下一篇   第952章 锦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