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3章 妈的此番没找到人背锅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53章 妈的此番没找到人背锅

进入州衙后,大家如履薄冰的样子。 好在大魔王也没有升堂那么严肃,而是组织了一次茶话会,让几乎所有的在职官员、差人头子,文吏押司们都一起来座谈。 茶叶并不便宜,所以请这些家伙吃米粉成本更低,这就是大魔王的险恶用心。 源源不断的米粉直接用车推了进来,这些东西梁红玉和高方平爱吃,但他们又不爱吃,看得大跌眼镜。 几个押司并不饿,于是在旁边忙着记录,哪家哪店,送来了几碗米粉,纷纷记录下来签给白条,过后凭借白条结账。 高方平一边吃米粉,一边注视着这些来送米粉的或大或小的食物提供商们的神色。最终没看出大毛病,他们谈不上爽翻天,却也还算积极,好歹是一门生意。 他们没有不满,就说明老邓这家伙官声不坏,至少锦州官府有一定公信力,大家相信州衙不会赖账,才会有这种气氛。否则他们虽然也会送来,却会大多数如同死了爹的表情强撑着。 这么想着,高方平那满肚子的戾气,就真的不方便发作了。 否则进锦州前,借助以前对老邓那差劲的印象,大魔王是真恼火的,想把邓洵武这家伙一脚踢飞,赶回他老家双流去,让他在林摅这个酷吏下面苦熬。 因为这个啊,锦州群山道上那些山民规模,那些烧桥毁路、那些“此路是我开”事件,锦州州衙就是第一责任人,对此大魔王是真会问责、找人背锅的。 但是真实看到了锦州的面貌后一想,那些山民很显然也是历史遗留问题的一种,全部责怪老邓也显得有些不好。不说他老邓有大政绩,至少他的任期,并没把锦州变得比以前更坏。 街市的繁荣和懒散气氛是装不出来的。锦州现在的民风说明了老邓有些作为,必须在相对作为相对廉政的州府治下,才会出现锦州街市上的那些民风。 思考着,高方平吃了两碗米饭,也很饱了,放下碗一抹嘴道:“老邓。” “下官在。”邓洵武皱着眉头抱拳。 “给我说说,锦州的群山,山中的山民匪患,山中的命脉道桥,这些你都是怎么看待的?”高方平道。 邓洵武一副说起这问题就火大的样子道:“明府明见。那些刁民不知礼义廉耻,不思进取,就喜欢抢劫,对我川中经济损耗非常之大,很难对他们教化。可惜的是锦州地势复杂,屡禁不止,锦州厢军力量有限,朝廷又始终对山民逃户定性模糊,没有明确的政策指导,那就没有相应的军事资源调配,让我锦州只能干瞪眼,始终无法有效清剿他们,咱们进他们就退,根本耗不起,在那恐怖的群山中,厢军装备不足,生存能力堪忧。于是很多时候维护山道吊桥,几乎就能耗尽锦州的全部精力。” “所以呢,这就是你放任的理由?”高方平眉毛一扬。 锦州都监走出来抱拳道:“相爷明见,知州大人上任开始也曾有过雄心壮志,要治理匪患,末将也已经尽力,然而山民数量庞大,又狡猾,他们依托对地势的熟悉,限于资源,末将始终无法把他们剿灭。” “你叫什么?”高方平看着他。 “末将蔡子明,家叔正是博州主政蔡攸。”这个家伙道,“上任锦州前,末将也跟随邓相公带领永康军治水。” “好吧,看在你管理都江堰时有两把刷子,没闹出大新闻来,我就不说你脑子被门夹了。”高方平道。 我@#¥ 全部人一阵郁闷,大魔王这么说,已经等于说人家脑子被门夹了。 蔡子明即便是蔡家子孙也被吓到了,急忙跪在地上慌张的道:“末将有罪,请高相息怒。” 高方平摆手道:“起来吧,你是将军,在民生问题上说错了,我不怪你。” “谢相公大度。”蔡子明松口气的样子。 真是的,鉴于高方平那丧心病狂的风格,一言不合就杀武臣,比大宋历史上任何一个文臣都猥琐,所以大家总体很害怕大魔王。 到此,高方平敲着桌子道:“蔡子明于民生问题上胡言乱语可以原谅,但邓洵武在这个问题上难辞其咎,这个圣贤书,这满肚子的学问,那真是被他那狗脑子给白瞎了。” “你……”见他这么公开叫骂了,邓洵武一阵头疼,但是看看形势,包括前阵子的红人郑居中也低调的坐在角落里低着脑壳,老邓又只得忍了。 高方平又道:“邓洵武你不要不服气,错了就是错了,山民土匪那么多,这么恶性循环的耗费着我大宋的生命力,川中物资出不去,外面物资进不来。它就你的责任,就是你工作做的不够好。” 邓洵武铁青着脸,就等着他那句“你给老子滚回双流去”了。 然而大魔王又画风一转:“当然老邓也有其优点,实事求是的说,你没把锦州变得更坏,除了因思路问题,能力不足问题,办砸了山民的事外,整个锦州,也能看出他老邓努力的足迹,民风总体是好的,民众的生活总体上在我大宋相对悠闲。这只有一个解释:他的确为此花费了些心思,没有尸位素餐。” 邓洵武听他这样说,不禁又楞了楞,捻着花白的胡须考虑了起来。 顿了顿,高方平接着道:“然而邓洵武这老棒槌整天咬着‘礼义廉耻’四字,动不动就对开了点无伤大雅玩笑的力巴拳打脚踢,由此真的不难看出,他的政策会怎么看待山民了。他没脑子,他不会去思考,仍旧只会简单粗暴的对山民拳打脚踢,不会认可山民。” 邓洵武也不觉得自己有错,怒道:“那便请教明府,老朽错在何处,山民对抗朝廷税役,不思进取,霸占山道,颠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之伦理,说他们大逆不道也不为过,仅仅用礼义廉耻说事便宜他们了。就是说到皇帝跟前,老朽也这个理。” 高方平敲着桌子道:“把这套收起来。你又调皮了不是,又以为我是来请客吃饭的不是。本堂带宰相职务判成都府路,现在就是一言堂,不会给你机会去皇帝面前搬弄是非。你给我记住,你对我负责。” “你……”老邓又是一阵郁闷,改而道:“明府一而再的说老朽脑壳有坑,却仍旧没指出,对待山民政策老朽错在何处?良策又在何处?” 高方平指着他的鼻子道:“总之我说你错了,你就是错了,这里卖个关子,我暂时不点明,有心思的呢,都各自去下面想想,想出了结果的,可以畅所欲言的来找我谈谈。” 官员们纷纷面面相视了起来,也不知道这是一次考教,还是他大魔王词穷之下的耍流氓。妈的都像了,他真的是个很喜欢耍流氓的人,至少在传言中是的。 邓洵武道:“如此听来,明府还打算在我这锦州停留一阵时日了?” 高方平不怀好意的看着他道:“你言下之意是什么?锦州养不起我吗?” 邓洵武苦恼的道:“还真是,您一来就脑洞大开,原本大家就避之如鬼神的山民,一处都不想要,您却从沧州带来了几万人,这么多的人,我锦州之地如何安置粮草?” “放心他们不会待太久,修整到明日,就会被林摅他们先带入成都。”高方平起身离开的时候道,“至于我,留下当然有用意,给我发文出去,召集成都府路所有官员,都到这锦州来。目下我想法良多,锦州米粉还不错,我就在这里召集一次大型茶话会吧。让他们赶紧的,路再远,再难走也来,我请他们吃米粉。” 全部人面面相视了起来,似乎有些问题了,恐怕锦州的问题在大魔王眼睛里真的比较严重,他似乎是要把锦州当做负面教材,让所有人过来围观。 这会让人叫苦连天的,目下又没有高铁,有些个老家伙要从川西坐着牛车,赶到这川东地界来,来了被表扬也就不说了,然而大概率是来挨骂。却是没有办法,大魔王他一定有统一的精神和思想要传达,这就是他的统一战线。总不能让他车马劳顿的跑到每一处治下去指导吧。 老邓觉得如此还行,反正是让那些老家伙从别处赶来我锦州,而不是让老子坐车牛车慢吞吞的去别处,这就好。 不过高方平即将消失前,老邓忽然想起一事,拿着那些米粉的账单追了出去道:“明府留步。” 高方平转身道:“你又有什么脑洞了?” “这……”老邓拿着那几百贯的米粉账单在迟疑着该不该说。 理论上不该说,钱也不是太多,然而不说的话,明日万一他又开脑洞,又请一次客,形成了规矩,在这里召集会议的费用也算锦州头上,累加起来,对于锦州也就真不算小事了。 “别担心,这些钱我认账,一次米粉我还是请得起的。”高方平道。 “那就好。”邓洵武看着他离开了。 想了许久,还是觉得大魔王此番很诡异,他到底有没有对待山民逃户的另类视角和策略呢?还是他在虚张声势? 理论上大魔王治理逃户是有几把刷子的,但老邓始终怀疑,以往那应该是他小高用报表弄出来的政绩。就算是真的,川中的山民显然和别处是不同的,和那个被困在水泊里的梁山更加不同……

上一篇   第952章 锦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