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4章 错过低过头,所以荣耀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54章 错过低过头,所以荣耀

绝对的大客户! 这是锦州的米粉贩子们给高方平的评价。 高方平停留了多日,那些从各地快马赶来的老爷们基本都到齐了,除了各地的主要官员,差人的头子,押司文吏,军头,来的真不少。 这么乱糟糟的几百人州衙容纳不下,于是高方平把他们集中在校场上顶着太阳开会。 茶叶比较贵,所以大魔王又请大家吃米粉,叫了两千碗外卖送到了校场上管饱。 所以真算是米粉贩子们的大客户了。 现在是深秋了,但午间还是比较热。其余人们傻傻的待校场上晒太阳,围观着。 高方平则是搞特殊,命人在校场中央搭建了一个简陋的凉棚,避免被晒黑了。手边桌子上放着一碗好茶。 最近吃撑了,所以高方平才不陪着这些人吃米粉呢。 “今天找大家来,其实真不是联络感情。咱们没什么交情也就没感情。”高方平朗声说道,“说白了我有我的压力,于是我的压力,必须转化为对你们的压力。压力能不能转化出去,你们能不能推掉呢?” 呼噜呼噜。大家开始不明觉厉的摇头了,表示老子们不推卸。 高方平却道:“别墨迹,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和我对着干的人自来不少。要刷滑头你们当然有办法推卸,当然有办法不做不错。譬如就我在锦州了解的心得看,邓洵武这家伙他有毛病,但他也作为过,想过些办法,做过些努力。曾经他也想把川中山民土匪的问题解决掉。” “可惜他做不到,换你们任何一个人来也做不到。原因在于,你们任何人都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把蔡子明那傻子带着军粮派出去,摇着旗装逼一番,什么效果也没有又撤回来。” 蔡子明被点名批评之后无比的尴尬。 高方平接着道:“蔡子明他有没有办法呢?要我看他或许有些办法,不同的在于锦州的群山它不是都江堰,那边是对物,这边是对人。当年我出兵天子母口后,现今我入川,他蔡子明要是敢对山民过度使用‘办法’,那他就是脑抽,那也叫找死。相信他亲戚蔡倏也会给他提醒。于是这就叫不做不错。相公们逼的急了,他就带着双份军粮进山去避暑,搞个几天的夏令营,连一个山民都不接触就又回来了,然后对邓洵武说‘末将尽力’了。” 到此邓洵武一脸黑线的盯着蔡子明,蔡子明则头皮发麻,似乎还真是这样耶? 高方平接着道:“但有时候呢,低效和不做不错,也不总是负面的。好歹没把事情变得更坏,没进一步拉山民仇恨,他蔡子明和稀泥,给予了我重新解决的机会。” 嘿嘿,蔡子明又高兴了起来。 “然而他仍旧没有功劳,仍旧是个棒槌。他的和稀泥是邓洵武的锅。”高方平大声又道。 “我?”邓洵武愕然的指着自己鼻子。 高方平道:“不许打断我说话,就是你。你仍旧是懒政、暴政。” “别不服气,不特指蔡子明,我的意思是在座的各位,全都在懒政。你们看似在作为,实则正因为懒,于是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,想搞什么一刀切。”高方平苦口婆心的道:“但是各位,切得完吗?历朝历代,名臣名君不是说没有过。又有谁,真正的解决过这个问题?然而它是不是真的没办法呢,要我看未必,只是你们懒,所以你们不想跑腿,你们排斥那些泥腿子,不想真正深入基层听听他们的心声,不想帮他们把脉,不想帮他们找找问题在什么地方。于是一个礼法两字,它就先入为主的坑了无数人,形成了无数对立和流血。你们连他们的需求和真实想法都不明白,就把他们拍脑袋定性为乱民?” 到此高方平一拍桌子道:“从律法说你们没错,但这就是懒政,是诉棍似的暴政行为,是屁股决定脑袋的不作为,是脱离群众!” 顿了顿,高方平接着道:“脱离了群众的政府,真能把事情做好吗?” 现场有些人表现出了不服气的神色来。 高方平又指着一个方向道:“东南方那一小撮官员,你们给我放明白些,别不服气。你们这些文青腐儒喜欢讲礼法是吧,那就讲礼法。不要真的以为我猪肉平不学无术,不能在学术上和你们过招。要讲礼法那就是天地君亲师。亦有民为重,社稷次之君为轻之说。民,那是皇帝的子民。民又以食为天,没食物的时候就有了山民。所以从这个逻辑推导,到底谁无礼?皇帝把子民交给你等照顾,你们却没把子民喂饱,难道不是有负圣恩!妈的都对不起君了这叫礼吗?” 到此高方平又拍桌子道:“现在都走出来告诉我,礼义廉耻四个字,你们和山民,谁的锅更大?” 大多数人一阵郁闷。 邓洵武倒是也楞了楞,捻着胡须又思考了起来。理论上讲,此番猪肉平存在诡辩嫌疑,但真是这么一说开,得承认他说的有些道理。 高方平收起了骂人的姿态又道:“骂人并没有什么卵用,所以我不骂了。我要求你们不要在懒政。我不怎么信孟子那个老糊涂蛋,但既然你们信,咱们就讲孟子。依据民为重之逻辑,管好民即是忠君,忠君即是爱国,爱国即是礼法。于是都给我放下身段,不要傲娇,不要脱离群众百姓,一定要深入基层,让他们知道官府的存在和作用,了解他们的想法,解决他们的问题。脱离了群众和百姓,必然产生对立。这有什么后果呢?后果是礼义廉耻!因为啊,你们和皇帝的子民对了起来,民为重的思路下搞这一套,难道不是无礼、难道不是和君对抗!天地君亲师之伦理又何在!” 邓洵武一口米粉喷了出来,都开始越来越认同猪肉平的理论了,结果末了,他又给人扣帽子,威胁大家对抗圣人理论对抗皇权。却是愣是被他讲出了一个逻辑来,看起来,全部官员脸冒黑线,被威胁的不要不要的。 高方平又温声道:“这里我真不是吓唬你们,不是给你们扣帽子。而是我认为,懒政它真有这么严重,以史为鉴,各家江山它到底是怎么完的?诸位学富五车,只要思想毛病去除了,其实你们比谁都明白这个问题。” “都说我猪肉平戾气重,进川后大家日子会难过。其实啊,自打出道起,几万里路的奔波,思维的沉淀,世事的精力,塞外的风沙,让我成熟了。于是原本望秋风不悲,望冬雪不叹的我,现在也有了些感触。我已经不想太拉仇恨,这不是我忘了初心,而是自我批评自我完善。” 邓洵武等一群官员面面相视了起来,感觉大魔王他画风又不对了哇? “我猪肉平并非每一次、每到一地就要拉仇恨。曾经的我的确这样,并不完美,犯下了许多或大或小的错误,只是没人真的和我计较而已。我以前几乎不认错,但不表示我不会脸红。我做过失足青年,调戏过宰相儿媳,亦曾恃才傲物,更因为怕死跪过折过腰。但我也辉煌过,大无畏过,有责任心者,是为礼也。从北京带两万新军出阵,最终兵至西平府和李乾顺签订城下之盟的那个人,就是当年的失足青年、那个口碑差劲的花花太岁。我错过低过头,将来会很有多人骂我,但绝对没人可以否定我荣耀的一生,因为我真的荣耀过。这就是自我批评有错改之的可贵之处。” “霸人妻女的花花太岁我可以被原谅,所以你们也可以。” 高方平大声道,“哪怕就这一次,你们信我这一次。我有能力把成都平原变的更好,为此我愿意背负骂名,不惜杀当众认错。我只想证明我没有放弃你们,没有把你们往前的错误一刀切,同时我要求你们不要把山民一刀切。秦人因巴蜀之绝世工程载入史册,我们也行,但我一个人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,我需要你们的帮助,没有你们支持,我走不通这天路,没有这条天路,大宋就不够猥琐,咱们就不够荣耀。” “我知道你们没必要奋斗了,贵为万民之上,衣食无忧,就算犯了错误也是换个地方照样做官。但是各位,人活一世不论以何种方式到达终点,它始终是有荣耀和卑微之分别的,亦有礼义廉耻心之所安的需求。百姓苦人需要你们的作为,我猪肉平荣耀的一生需要你们辅佐,说穿了那些山民,他们其实和你们的孩子妻女没什么不同,不要袖手旁观,不要高高挂起,要深入基层扎根,任何时候不能脱离群众百姓。算我求你们也好,忽悠你们也好,哪怕就信我这一次,都去跑断腿,挨家挨户的走,解决他们的问题,了解他们的想法。善待他们就是善待皇权。” “哪怕就这一次,你们怀着试试看的心态,跟着我猪肉平前进做事,兴许我无法给他们更多的财富和官位,但我一定让你们的生平载入史册。这是礼义廉耻,是荣耀!” “……” 梁红英和菊京面面相视了起来,大魔王居然又把在山道上的说辞,在这里复制粘贴了一次? 然而两美女也很激动,觉得他这次虽然只修改了少量几个字,但仍旧好好听啊,让人热血沸腾,让人就想在这个地方自带饭盒的做点什么成绩出来。 数百官员和差人头子们半张着嘴巴,米粉从嘴巴里掉了一地,弄得现在如同个粪池似的,然而却异常安静。 实在没想到大魔王也有转性的一天,官员们都以为是来顶雷的,却是等于得到了高方平“既往不咎”的承诺,并且他求助大家,要一起干一票大的。这听起似乎也很不错的样子。 想了少顷之后,邓洵武率先起身带头鼓掌,显得很激动。老邓觉得成功绝非偶然,他什么用心先不论,仅仅这番话就值得信他一次,值得激动一番。 大魔王他有过名言说人家“好读书不求甚解”,此番看来真的是啊。老邓敢肯定,现场任何一个官员都能把《孟子》倒着写出来,唯独高方平不能,然而高方平他就能把大家信奉的孟子于嬉笑怒骂中解到这一步,而其他人真的做不到……7489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