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5章 出来混要还的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55章 出来混要还的

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把他们请来吃了些米粉后,就驱赶他们离开去做事了。 汗,驱赶他们是老邓干的,老邓不想留着这群老爷在锦州旅游,话说锦州没那么多的接待费。 人们总需要一个强人出来,提出一个目标和信仰,然后大家去为此努力。这就是领袖的作用。有时候不是人们太懒不作为,而是没有领袖,或者领袖没给他们“去作为”的信仰。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,或者蛇无头就乱来。 往前呢,“川中人们”的领袖是蔡京,一个和稀泥、依靠阴谋诡计获得权力的老头。 这个“人们”包括官员在内。于是高方平把他们找来蛊惑了一番,重新给了他们目标和信仰。 到底有多少人信不重要,鉴于猪肉平名声威望已经如此大的现在,这次“锦州会议”就是政治定调,定下了成都府路的大方向。 少数官员会真受到感染,进而带头努力。 大部分骑墙派也就会被带动,会跟随,这类人的积极性虽然不如自发的那些强,但好过没有,这总是一种趋势扭转。 锦州会议的成功召开,也让大头百姓了解到了高方平的心思。于是这仍旧是一场另类的全民战争,这些大头百姓,会站在高方平的立场上,代为监督那些管理他们的官员。 这就是趋势的扭转,是不脱离群众的精髓所在。是解放思想的一种形式,于是,这也会成为成都府路不可对抗的洪流。 这就是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释义。 依靠高方平一个人,去和那些老奸巨猾的官油子斗争,累死了也照顾不过来。但高方平定下了保护百姓的基调,取得百姓的信任后,他们就会帮助高方平去督促官员。 所以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,在这片土地上,只要高方平的话还能传出帅帐去,进入民间的耳朵,高方平就拥有绝对权力,没人可以颠覆这个权利。赵佶都不行。 锦州会议效果,比高方平预想的更好。鉴于老邓始终是个仇人,高方平根本不喜欢看他那张老脸,也就开溜了,再次朝成都开拔…… 出锦州后不远的距离,就没山了,这边就是大名鼎鼎的成都平原,传说中操作好了、就能扛下粮食半壁江山的地方。 平原地带路就好走的多,没有山就没有土匪和山民了。 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里,因现在秋收已过,且不是春耕时节,所以少了那些老牛的叫声,但仍旧有些人群会留在田间做点什么。 大队已经被林摅先期带进成都了,高方平穿着民服,带着菊京梁姐和少数便装虎头卫,顺便还有郑居中,就在这平原上走走停停。 废话这种情况当然要带郑居中,高方平对菊京的命令是:如若有事,第一件事把郑居中宰了,第二件事再来保护老子。我可以失败但不许对手赢。 这里暂时见不到红袖飘香的美女,但田间见到一些美貌的妇人在打酱油。川中多美女,这里的气候水土造就了她们的皮肤都很好,白白的,很丰腴,不会随便饿的如同猴子似的。 高方平来到田间,前方田里有个妇女撅着大屁屁、不知道捣鼓什么。 身后几个老兵就老规矩,嘿嘿笑着,交头接耳的嘀咕一下人家臀部的造型。 梁姐粗暴的给他们几拳几脚道:“真该庆幸你们不在老邓治下,否则他整死你们。” 这个动静便让田里的妇女警觉了起来,急忙回身看着。 高方平连忙摇手道:“我们只是路过,不是土匪。” 妇女道:“这里也没有土匪,我不怕,你们是外乡来游玩的吧,可惜来的不是时候,杏花早就败了塞。” “我知道。”高方平点点头。 “等我一哈,把这里刨了再和你们说。”妇女又把田里的石块刨了两个出来扔在了田埂上,这才走上来。 高方平在田埂上坐下来道:“你这是打算干什么?” 妇女偏着脑袋想了想道:“也不干什么,就是没事可干,天气也不热,便来田里折腾,把地养一哈。” “哦。”高方平犹如个大昏官一般的摸着下巴点头。 “你家有多少土地?”高方平道。 “二十亩。”妇女道。 高方平楞了楞,还真不少呢,又问道:“明年打算种些什么呢?” 妇女指着道:“你看见这小片就不种了,养养再说,听人说地会种坏,成都不缺粮食,到处是可以种的地。种多了也没用处,够吃就可以。于是我来刨一下,争取明年这里尽量少些杂草。” 高方平想了想道:“杂草不那么容易清除的。你这基本是做无用功。避免杂草的方式就是种植其他东西。如果不种,其实有杂草也没什么的。” 妇女摆手道:“你不懂,一看你就是不种地的人。地是有养分的,杂草的生长,是对土地养分的掠夺,就像锦州山里那些山民一样。” 高方平微笑道:“这么说来,你要和我辩论辩论了。” “不怕你。”妇女说道。 高方平起身背着手走了一下,七步成词的模样道:“杂草生长当然会掠夺土地养分。既然你懂这道理,那也就要知道能量永恒,土地的养分给了杂草,只要杂草没去其他地方,枯草又落下地,也就等于‘出来混要还的’,这其实就是大家常说的肥水不流外人田。与此同时,草能吸收一些空气中的元素,在光的作用下产生另类的东西,加速土地的积累。这个道理,和你家男人力气用光后会恢复、且恢复之后肌肉更强健是一样的。” 妇女不禁楞了楞,也不知道他说的真的假的,不过想了一下似乎有些道理。 于是妇女道:“那万一生了草后,其他家的牛,来把我家的草吃了就跑怎么办,这还能量守恒不?” 高方平摊手扯犊子道:“那就得像个办法,让那头吃了草的牛,把屎拉在你田里,于是你的东西仍旧没少,且更多元化了。或者既然你田多,粮食用不完,也可以专门养牛草,让别家的牛来吃,让他们付给你钱。你地里的养分少了,但成都的牛就多了,你钱也多了。这其实就是经济,是可持续的内循环。简不简单?” 妇女挠头楞了许久,一拍腿跺脚恨声道:“对啊,老娘怎么就没想到这办法呢。以往反正也没事做,养田生草,其他家的牛来吃、还发生矛盾了,我让我家那口子提着扁担打上门去,有时候打个头破血流,还被捉去县衙喝茶。” 高方平起身,远看着一望无际的平原喃喃道:“这有时候呢,仅仅你有想法也不好使,得官府正确认识到这个问题,由官府来主导,便有了规矩,那么大多数人遵照规矩做事,自然就成了。” “看着你娃年纪轻轻,说话有水平,是官宦人家子弟吧,一定念了很多书?”妇女暧昧的样子,多看了高方平几眼又道:“我家二丫没事做,家里也不需要她照顾,你们大门子里还需要丫鬟吗?” “不需要。”高方平离开之际笑了笑:“我猪肉平入川了,大家的劳动力就会开始值钱了,将后来只要肯干,你只会觉得人不够用,而不是多余。” 又指指她打算闲置养地的田:“田别闲着,就算要养地,豆科植物最好,找些金菜花种子随便一撒,基本不用照顾,以这里的地质来说,每年可以收割很多次,如果你不卖金菜花,就把那些枝叶剪断落在地里,于光合作用下覆盖为腐殖土,或者让其他家的牛来你地里吃金菜花,你收钱。另外粮食可以多种些,我带了几万人来,接下来也会有源源不断支援建设的人进川,这些人是要吃粮的。这就是经济。你种粮他们做工。做工后就有钱,他们有钱就会买你的粮食,你就有钱交给官府,官府又有钱付给工人,工人又买你产出的粮食和牛。在这个过程中会促进所有东西多起来,为什么会多起来呢?妈的谁知道啊。去问问你家男人轮了锄头力气用光之后,手臂肌肉为啥会多起来、力气为啥大起来呢?这是一个现象,现象肯定会折射出本质。” 妇女几乎晕了,看着他那离开的背影喃喃道:“原来猪肉平是这样子,老娘竟是和他这么近?” ……19

下一篇   第956章 说打就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