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6章 说打就打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56章 说打就打

梁姐不懂杜甫,但她非常喜欢浣花溪。鉴于非常没文化,于是没有对这里的形容词,她只是觉得,这里的茅庐、小溪、水潭、竹林、阁楼、小桥,都看着很厉害。 于是在菊京带着高方平四处走访勘察,制定成都府路三年计划的现在,便只有梁姐是个闲人了。 梁姐现在还有了些小心思,已经完成了户籍上的手续,梁姐现在真是小高的妻子之一了。只不过还没有入门礼确认,大魔王不打算摆酒宴了,所谓的确认就是来一发。 却是迟迟不来,于是梁姐纵使不是文青,也喜欢带着气息越来越弱的小宝,出来游玩。 一个美女带着一头熊猫游山玩水,在汴京的话就是一道风景和新闻。然而这里熊猫很常见,美女也很常见。于是没什么出奇的,大家该路过路过,该干嘛干嘛。 往前走,小竹林的旁边是一派亭台香榭,活脱脱的世外桃源,还有门,看那高门大宅的,乃是超级大户人家。 熊猫小宝虽然堕落了,看到竹林还是高兴的,兴许它怀疑里面会遇到个帅哥熊猫可以撩汉,还可以吃竹笋,于是便一扭一扭的进竹林去了。 梁姐便坐在河边等候小宝,一边把河水当做镜子,照着臭美一番。 正在宁静之际,便有了些混乱声音传出来,梁姐起身看,只见小宝犹如丧家犬似的从竹林跑了出来,身后追着几只凶猛大黑狗。 梁姐不禁一阵泄气,小宝真是怂到家了,当初打不过大鹅,现在作为一个熊猫居然三条大狗都打不过。 逃命的时候小宝并不迟缓,咬着一个干瘪瘪的过期竹笋跑回来梁姐身后躲起了。 这些狗有点特殊,梁红英装作弯腰捡石头吓唬的时候,它们也不跑,看起来狗嚣张习惯了,它们继续往前冲锋。 于是第一条大狗飞扑上来的时候,最终梁红英就下狠手了,眼明手快的捏住了其中一条的脖子,咔嚓一下就拧断了脖子,把尸体扔出去后,另外两个大狗依旧不跑,又扑了上来。 于是又被她两手给拿住了。 打算干掉它们之际,忽然一男声呵斥传来:“你敢!” 梁红英又不是文青怂人,就算听到了,还是把两条大狗给干掉了。 然后扭头看去,只见一群狗腿子家丁模样的人冲了出来。在这个时代,他们这个群体叫帮闲,就和当初花花太岁麾下的富安一德行,全是些银洋蜡枪头,唬人用的。也叫花胳膊,个个都是左青龙右白虎的肌肉刺青男。 大宋就流行纹身,且已经传到东瀛去了。目下在杭州混迹的那些个倭人女子都以刺青为美,在胸脯上或者屁屁上纹图案,这个流行趋势就是大宋带起来的。 梁红英很不高兴的看着那些狗腿子道:“你们哪个单位的?” 那些家伙见是一男装打扮的美女,便调戏的样子道:“小娘子倒是长的好看,老子们都还没问你是谁呢?竟敢在我高家大院造次,别怪爷爷没警告,这几条爱犬乃是主家少爷的最爱。此番你摊上事了。” “原来这里就是高老庄?”梁姐记得西游记里好像也有这个地名,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处哦? 一个肥头大耳的汉子乃是它们的头领,走了上前,如同健美比赛似的表现着阳刚之美,一鼓气,肌肉还会一跳一跳的。 其实梁姐还是习惯他的,毕竟高家还是有富安哪类傻瓜的地位的,却是许多年没见这幅情景了,便也好奇,伸手个指头通通那个汉子道:“大哥肉好多啊。” 这些狗腿很奇怪,觉得这个美女胆子大的不像话,要是换附近土著们的话,早就吓得如同丧家犬似的逃走了。所以这是个人傻钱多的外乡人。 在他们的眼睛里,喜欢这样男装打扮出来玩的美女,多数是大户之家的小姐。 “小娘子不知可以不算错,然而打死了咱们高家的狗,是要赔钱的,出来混就讲个规则。如果伺候的好,爷爷几个可以回去找其他借口,说狗摔死了。然而说不好,哼哼……”他们狞笑着道。 梁姐想了想也觉得似乎有些道理,郁闷之下也只得掏出一张纸币,放在了那个头子的手里。 纸币成都不多,但这里毕竟是大城,有还是有的,小民一般还不信纸币,但大户人家是懂纸币也收纸币的。 那个汉子低头看看,双眼一翻道:“三贯钱,你打发要饭的吗?你干脆把哥几个的腿全部打折了就是你说了算了! “好啊!” 梁姐又萌又干脆,竟是真的出手了,猛的一伸手捏着那个头领的肩膀,然后扔河里去了。 其他人又跳又叫,操家伙的同时扬言要把小娘子先奸后杀。 梁红英就真的恼火,干脆把这九人一起给打趴了。 然而这群无赖嚣张的有些不科学,嘴都被打歪了,还在威胁道:“你根本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,此番你完蛋了,神仙也救不了你。这个成都定然叫你有来无回。” 到底是他们人多,打斗的过程跑了一个,于是一转眼,远处的那大宅院里敲锣打鼓的样子,听声势,怕是有百人的队伍准备冲出来了。 我去~ 就连梁姐也被这个阵仗吓到,这真是捅了马蜂窝了,再不跑小宝恐怕完蛋。 “小宝快跑!” 就此一来,一个美女一头熊猫,被追了如同丧家犬一般。 跑回内城之际,是有军伍站岗的好吧,原本以为追的越来越近的那些家伙会收敛些,却是他们高老庄的人已经逆天了,继续追杀的样子冲锋。 “什么,高家庄的人又闹事了啊?”内城一个小军头一看,带着属下躲了起来。 没办法,听说他们乃是高相亲戚,早前就很嚣张了,尤其猪肉平进成都的现在,他们的嚣张程度可不一般。 梁红英不怎么怕他们,但是小宝的安全还是很重要的,眼看被追上,小宝也跑不动了,于是梁红英把小宝笨重的身体背起来,跑入了成都府衙内。 “你们干什么!” 府衙门口四个带刀护卫上前呵斥道。 “滚!” 却是才过去,就被石头地瓜什么的打的满头大包的退了回来。 带头的那个年轻人,上前耀武扬威的喝道:“快些叫林摅老儿出来对话,他竟敢窝藏高家庄的仇人,舞弊罪犯,说不好进京理论都可以。” 妈的来头这么大,于是差人也吓缩头了,拿了门口那个敲鼓的锤子就跑了进去,大门都关起来了…… 林摅正拿着当地某豪族送来的一副杜甫手迹观,老林平时不太喜欢字画,但限于杜甫的名头,还是打算把这个东西收藏,目下正在商议价格。 “明府折煞了我等,这就是孝敬您的,算是您新到任的见面礼。”那个老员外媚笑道。 林摅注视他少顷笑而不语,喝了口茶寻思,这原本也是惯例,倒也算不得什么大手笔。只是说目下在大魔王治下,这以往的常例就算不是罪,那也不是小事了。 “明府迟迟不说话,到底有何顾虑呢?”老员外又道。 “顾虑谈不上,然而你们不欠我,我也不欠你们。买东西要花钱是常例,东西我打算收下,最好你还是开个价格,这样一来大家都方便些。”林摅微笑道。 没等老头墨迹,几个差人冲了进来慌张的道:“大人不好了,浣花溪庄子上的人把府衙给围了起来,让咱们交人,说咱们舞弊。” “放肆!老子在京城才砍了几百个人头,他们以为我是病猫!”林摅一听不禁大怒,拍案起身。 那个老员外一听浣花溪,也皱了一下眉头,凑近低声道:“是高家庄人,因为是某大牛的亲戚,进些年浣花溪可很是嚣张呢,且愈演愈烈的态势。” 这么一听林摅也明白了,同时皱起了眉头,这个事就难办了。 为难就为难在,林摅不是赵鼎不是老常,是个狠人却同时也是个机智份子,妈的既然是高方平亲戚,如何能随便处理呢?处理不好不但惹怒了高方平,与此同时也让新的成都官府的公信力受到质疑。 不抓的话不成体统,他们太嚣张。抓的话呢,老实说林摅也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,既然不怎么样最终还是要放,那等于拉了仇恨却什么事都没决绝,白抓。 两难就两难在,大魔王目下威望太高,林摅不方便把这事上报给他,且他也不在成都城。上报了就代表林摅无能,把难题退给上官。下属的作用是为上官解决难题的好吧,怎么能耍滑头又推给上官呢,那肯定没有好果子吃。 考虑的这个当口,林摅还没有弄清楚问题起因,打算采取安抚政策,亲自出去和他们谈谈,却是又有手下慌张的来报:“知府相公,再不处理不行,形势不受控制。他们开始砸府衙大门,越来越重,弄的现在府衙内人心惶惶,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局面,您得当机立断。否则不知道接下来会演变为什么?” “猖狂!” 林摅就拿起茶碗砸在地上呵斥道:“围堵已经让成都府下不来台,遑论冲击?谁给他们的狗胆子。他不给我面子,我也不给姓高的面子了,拿本府关防调毕世静部进内城,全部抓起来。” “真的……抓起来啊?”属下刻意的提醒道。 林摅不怀好意的看着他片刻,最终又妥协了,泄气道:“好吧不抓,让毕世静赶紧的来,把他们给老子……打出去,打回浣花溪去,要快,不能让更多的成都老百姓看笑话了。” “是!” 那个属下急忙带着老林的关防去找毕世静了……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