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7章 明府要咋整就直接些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57章 明府要咋整就直接些

成都老百姓有了新的谈资。 传说犹如看电影一般,在成都府衙的门口发生了军民大战。因涉及到某权贵,没人敢把事情扩大化。 当时接到命令的毕世静部入内城时候,专门收缴了部下的兵器,只带着禁军的军盾和棍子,和那些个狗腿子家丁打了个天昏地黑,一地鸡毛。 此番事件,最终导致了几十人受伤,七人重伤,一人死亡。 两日之后,从双流回到成都的高方平不禁大怒。 才进治所,就听闻梁姐诉说了那三条恶犬引发的血案。 其后,梁红英一副请罪的样子跪在地上说她也有罪,但她也很赖皮的要求算她自首,逻辑性她还是有的,既然是自首,她请求大魔王从轻发落。 因这次涉及的问题真不小,高方平那是真的紧张,反复的追问了梁红英一些细节,又找人从民政司拿来地图和成都府资产簿。 最终确认那片竹林不属于高家庄,而是成都官府公共区域,于是,高方平这才略微松了口气。 这样一来的话,梁红英把三条恶犬打死没有不妥。现场打伤了九个人的确存在不妥,防卫过当那是妥妥的。但好在这几人伤的不重,然后这也得另案处理,这绝对不是他们丧心病狂围堵府衙的理由。 在大宋政治下,高方平判定梁红英的作为、和他们冲击府衙没有因果关系。真正的因果关系是他们姓高。 其实就是类似这些原因,高方平一向很不待见亲戚,同时严管身边的人。就怕出现这种“被绑架”的幺蛾子。一但被绑架腰直不起来,就没有公心了,那当然许多事都做不好了。 这其实就是赵宋得国不正,做许多事有顾虑的原因。 成都府有个高老庄,有这群亲戚,高方平当然知道。其实世事没有惊喜,当年白池草原大捷,高方平以大宋从未有过的威望加中书侍郎,班师回朝的时候,来自高唐,来自成都的亲戚,那是一波一波的。 妈的都不怎么认识那些人,然而他们但凡只要能说出个典故来的,除了去汴京骗吃骗喝,还扬言要留在京城,帮高方平守着得来不易的“江山”。扯什么上阵不离亲戚兵,打虎还需堂兄弟什么的鬼话。 苦于高俅老爹是个念旧护短的人,和那些人也自来都有联系,往年每到节日,那些亲戚都有年货送给朝中高太尉。 奸臣老爹他并不需要那些污糟猫年货,但他老了,需要那份感觉,喜欢被人尊敬被人拍马屁,喜欢家大业大的那份感觉。 于是这些亲戚们,始终在活跃,始终想进京。 鉴于高俅老爹的关系,大魔王当时戾气也不重,只是很客气的招待他们吃了些美食,观光汴京后就给“请”回老家去了,且不许他们再来。 然而有个蛋的用处,条条大路通东京,那些路又不是高方平的。大宋出行不需要路引,所以连通知关卡不许他们过都做不到。这些家伙们,照样有事没事的进京看望高太尉,带去亲戚间的问候和年货。 为此,老高不止一次的说小高见利忘义过河拆桥,不近人情云云。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,就算不进京他们也成土皇帝了,现在没人能说清楚这个成都府治所,到底是林摅的还是高家的。总之就和当时的汴京道士没人管一样,近几年来,这个成都府也没人管高老庄的事了。 他们养了天大一群打手,全部吃的肥头大耳,犹如天蓬元帅似的。 低头看看民政司送来的各种资料,高家庄地盘那是越来越大,那几乎不是一个庄子了,用后世的话来说已经算个区。他高老太爷就是个区1委1书记。 好在大宋有制度,不许民间持有盔甲弩箭,当然也不许建城。如果这种情况在欧洲的话,他们就真的自己建个城堡称王了。 资料显示,原本的高家庄算是有些家底,但远没有那么大。也就是大宋一般化的庄子,高老太爷就是一个一般化的员外。 但尤其近两年,扩张的太凶。高家庄的围墙扩张了两倍还不止。 现在的堂下,无数官员后列,纷纷低着头大气不敢出。 他们也不知道大魔王现在作何心思,其实早前林摅的意思要捂盖子,不让大魔王知道这事,大家也都支持。因为这不但涉及了高家,更涉及了他夫人梁红英,那肯定是很难处理的。 可惜梁红英是个粗人,脑洞大,竟是主动对大魔王来了个“自首”,于是大家来之前就觉得完蛋了,有小道消息是大魔王掀了两台桌子,砸了三个青花瓷。砚台之所以幸免于难,因为那是苏辙辞官时候赠送的,算是名器之一,很值钱。听说当时大魔王都拿起来了,却是犹豫了一下因为小气,又放下了。 所以么官场就这德行,领袖威望太高的时候也是双刃剑。现在大家就在下面低着头一个望着一个,竟然用眼神都可以交流。 基本上他们真可以,甚至可以用各种表情就扯起犊子来,似乎在相互甩锅。 最终大家的眼神交流了一番后,全部看着林摅。表示他是知府老爷,他的锅。 林舅舅受够了这些家伙的眼神,记恨在心理,打算过后收拾这些家伙,然而现在也只有低着头等着顶雷了。顶不过这一波,被大魔王弄去青城山里看八卦就麻烦大了,那铁定被道士下毒害死。林摅现在是和道士苦大仇深的。 大魔王始终没开始骂,林摅就越紧张,最终忍不住豁出去道:“明府要咋整就直接些,大家都等着做事,成都府有太多情况需要熟悉,老在这里候着也不妥。” 高方平指着林摅道:“我本来想骂你,然而我偏不。骂了,这股能量泄了,相反就让你甩脱了,你舒坦了我就念头不打通达了。” 林摅没心没肺的道:“既是这样,下官无能,真处理不了成都府的事。要不干脆下官主动上表朝廷,要求自己贬官一级,去万安军效力。” 万安军就是海南岛,看似这家伙打算破罐子破摔去做野人了。现在的海南岛又不是旅游地,到处瘴气野兽毒虫,到处是这个时代找不到原因的热带病状。 “想跑?”高方平摸着下巴道。 林摅道:“实在是……成都府情况复杂,下官很难当好这个家。既是明府在这里,有我没我的区别并不大。” “想贬官不是不可以,没你世界也会转。然而你说去海南就去海南了?弄的朝廷是你家的一样,我分分钟留你在成都,把你弄去青城山烧香你信不信?”高方平道。 “……”林摅最担心的事终于被他说出来了,于是不敢再提撂挑子的事了。 否则啊,聪明又有些底线的官员,显然没谁想这个时候在成都做事,不撸了高家庄就没法执政,然而谁去撸呢,说撸就撸啊? 考虑了顷刻,高方平也有泄气的时候:“这事怪你们,但也不全怪你们。换任何人都很难做,这点我心里有数。林摅你有毛病,我暂时不好判断你的心态。你是故意不抓那些人,把问题推卸来给我呢。还是真的为我着想,想大事化小?” 顿了顿高方平又道:“换郑居中做这事就是其心可诛,他会借机放纵高家庄的嚣张,他们越嚣张,事情闹的越大,我高方平的脸就会被抹的越黑。所以你林摅这么做了,我也没有太多意见,毕竟你已经尽力,用相对恰当的方式,控制了事态的扩大化。” 林摅点点头,微微拱手。 高方平道:“都不要有压力,不要多想。尤其林摅,把心思多花费在水利工程上。水利工程的任务绝对不能放下,某个时期一定会派大用。” 林摅皱眉道:“那高家庄的事……” 高方平摆手道:“都去吧,今日晚了,明日我亲自去走走,和他们聊聊。这是我的疏忽。” 林摅带着大家离开的时候不太看好,去聊聊又能聊出什么来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从奢入俭比较难,那相当于戒烟,所以已经膨胀起来的人性较难扭过来。 但这是大魔王的家事,大家也不方便继续说了,只有等着看了。 要是没有高方平,那么高家庄这事说不好就是造反行为,遇到酷吏,被抄家灭族那是妥妥的,譬如如果是在别处,林摅肯定敢这么干,并且也真的干过。 可惜那是高方平的亲戚,高方平铁定下不了这样的决心。 且公正的说,避开诉棍思维的话,高家庄当然有大罪,但他们真没造反心思。那犹如一个被宠坏了的熊孩子,因为嚣张,从而让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 所以高方平说出“我去找他们聊聊”那句的时候,大家基本就知道这个事件的走向了。不可能定为反贼的。 就像老邓认为山民是乱民强盗,但高方平不许他们简单粗暴的这样定论一样的道理。从这里来说,大家又觉得,这个事件还真不能说高方平偏袒护短,因为大家知道是怎么回事,高家有罪但他们真不是反贼。 阿弥陀佛,希望大魔王能处理好,否则他那番披肝沥胆的装逼词“哪怕就信我这一次”,就沦为空文和笑话了。由此队伍当然就难带了,大建设的效果就要被损耗很多……89

上一篇   第956章 说打就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