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9章 作死了当然会死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59章 作死了当然会死

高长生又一副讥讽脸的样子笑道:“高大人好大的官威,还容不得人说话,难怪你在读书人中名声那么臭?你是不是想用围堵官府等于造反的罪名,把咱们一家端了呢?如果是,小生亦有辩解。我们并未围堵官府,你摸着良心对高家祖宗说,你相信我是专门去冲击官府的吗?事前我根本不知道梁红英是谁,一路追击‘凶徒’见他跑入了官府,我当然急了,因年轻冲动,言辞或有不妥。无奈官府差人瞎作为,不和咱们沟通就拿走了击鼓之锤,面对‘缉拿凶徒的百姓群体’,差人不是来沟通,而是不合时宜的关上了大门,把拿贼问说法的群众拒之门外。这里长生要问,谁给他们的胆子在办公时间把国之公器关门的?” “所以这就是你冲击府衙大门的理由?”高方平眯起眼睛道。 高长生摊手道:“门破了吗?若你真想用此理由栽赃我等造反,你良心何在?你比谁都明白,咱们确有不妥但无造反之心。他们关门,收走了击鼓之锤后,咱们敲门只是提醒他们不能关门,这亦是击鼓的一种形式。这些就是我的辩解。” 高方平猛的起身,两步跨过来一巴掌抽他脸上,把他打了转起圈来,然后提着他的衣领喝道:“还在以诉棍的思维撇清?你到现在都不明白吗?我不是来追究你造反之罪的,而是这个事件死人了,有人在冲突中被活活打死了你懂了吗!” 其他人吓得大气不敢喘了,老太爷敲着拐杖怒斥道:“长生你不要再说,老朽在护短也看出来了,这里不念亲情的不是别人,正是你!你怎么就不明白呢!” 高长生书生意气的仰着头道:“我就是不明白,我何罪之有,他身为高家晚辈,来了成都却避而不见,这已经不对。干嘛还要咱们全部人陪着他转,顾忌他高不高兴?现在人人自危,就害怕落下个造反名头。但天地良心,我的作为到底是不是造反,大家心里都清楚。” “……” 高方平真拿这个傻子没任何办法了,这是个赵明诚似的、自己把自己忽悠瘸了的人。 叹息一声,高方平坐了下来迟疑少顷道:“这个问题,现在大家都看着我,包括林摅在内。我当然知道你没有造反之心,但其他人未必不这么想,要知道诉棍不止你一个,看不惯你家的官也不止林摅一个。我不带仪仗来这里,说白了我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。但长生啊,你没给我机会。你到现在仍旧不信任我,仍旧站在诉棍的角度和我玩文字游戏。这代表你没有良心。这次没谁想和你过不去,但因你的冲动无理而起了冲突,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打死了,你说一千道一万有个卵用。你怎么就没想到‘你害死了一个人’的事实!” “那不是我害死的,死的也是我高家的人,是禁军把他打死的。”高长生大声道。 高方平冷冷道:“你当真这幅辩词?你真的要放弃我冒了忌讳给你争取来的这个‘自首认错’机会?” 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长生无罪,当然不会认罪。”高长生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态势。 高方平抬起茶碗喝了最后一口,起身离开,路过他身边时停下脚步道:“我算是明白了,你和胡市一样你总是的。但你唯独没良心,被打死的人他不是高家的人,是皇帝的子民。昨晚我一夜没睡,辗转难眠的就在想,到底是谁,喜欢专门饲养那样攻击性爆强的恶犬、却又不拴好了?表面上看似乎你没错,因为你真没违反大宋律,梁红英打死了狗,却做噩梦说梦见狗崽子来找她麻烦。这就是你和她的区别。看起来你对她错。于是也就出现了看起来胡市对我错。” 顿了顿接着道:“临近天明时候我想明白了,你的确没造反之心,但死了一个为你卖命的人你没事似的、且放养那种恶犬不加管教,这些就是没有良心的表现。你想博得美名,证明骨气,对抗我,不认错。所以你不怕死。为了你的不怕死,你甚至不管高家的感受。当然了,你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了,所以我让你在乎别人、在乎你的狗腿子、那真的要求太高了。不在乎他人甚至家人生死,就是你的人格表现。” “今早我已经知道你没有良心了,我还知道成都无数老百姓,无数官员群体看着我。对我最简单的做法,就是把一干闹事的人全部拿了重办。知道吗,那才是我的美名。我明知道这样,但我仍旧抱有侥幸心理,害怕我错了。于是我打算顶住压力,冒着往后队伍难带的风险来解决问题。这么做我肯定错了,因为我有良心。我知道你们嚣张但你们真的没造反。” “相公……” 高老太爷老泪纵横的样子要说点什么,却被高方平抬手打住了。 迟疑了一秒钟之后,高方平道:“太公,此番罪不至你身,但其实要我看来,上梁不正下梁歪,能把长生教成这样,要说你是纯洁的、你没责任我是不信的。这是一次警示,做人不要太嚣张,种下什么因一定结出什么果。这个往后啊,您真得仔细想想什么是正确,什么是家教。” “相公……” 长生他娘起身含泪叫了一声,却也被高方平抬手打住了。 最后高方平指着长生的鼻子道:“招待这货吃点好酒好肉,才好上路。这次没人谋反,非法聚众、围堵官府或许有解释,但皇家禁军进场后仍旧不纠正错误,对抗禁军执法,造成一死多重伤的严重后果,社会影响极其恶劣,一定是死罪了。” 高方平扬长而去后,老太爷和长生他娘脑袋一歪就昏倒了…… 离开了高家大院之后,走的很慢。因为小宝走不动,这家伙就快死了,体力不太好。他和高方平一样,只有逃命的时候牛逼。 于是就慢吞吞的陪着熊猫,让它观赏一下这个浣花溪。可惜附近的熊猫都逃走了,因为长生养了许多藏獒且喜欢放出来“物竞天择”。高方平无法肯定是不是青城山的道士告诉他这是风水,总之就是不能忍受这行为。 一边走,菊京疑惑的道:“相公为何不立即拿了他,万一他跑了咋办?” 高方平摇头道:“那家伙不会跑,反正都是死,不跑的话将来他的事会有争议,博得美名,会有人用他的事来骂我这个大魔王,他要是跑了名声就臭了,就是狗1屎。你不了解老子们大宋读书人的心态。” “嗨。”菊京这才放心了。 “回去的时候记得让牛皋去山里,拐带个帅哥熊猫来给小宝。兴许她可以做一次娘的。”高方平又道。 “嗨。”菊京乖乖的点头。 高方平最喜欢和菊京在一起了,和她一起最有调教的感觉,腰臀比例也相当的扎眼,唯一就是不能碰。因为梁姐也是有小心思的,她老防着这一手。此点上她已经叛变了,和梁希玟有过密谋。还有皇后娘都警告过小高,大宋相公不许弄异族女进门。 进成都内城时,许多军人和八卦百姓见高方平空手而回,便有些失望。然而鉴于他的卖相堪比诸葛丞相,大家会自动脑补“他有他的难处”。 老奸巨猾的林舅舅躲在城楼上观看,见高方平那游山玩水归来的模样,觉得他是一个坐地分赃的强盗头子,也不知道他此番去高家,和他们建立了多少亲情,收了多少不义之财? 总之林摅对大魔王打算敬而远之,上次在开封府就被他坑的不要不要的,这次更复杂。话说当时老林真不是装逼,他真的想脱离大魔王的五指山,去海南岛做野人。又不是说只有在这里才能载入史册名扬天下。 “大人快看,小高相公他空手而回了,形势不妙。”一个属下对林舅舅说道。 林摅喃喃道:“这小子废了,撸了高家就是政绩,队伍就好带了,这么简单的事他也没能做好。此番他装逼就难办了,他这个酷吏白做了,往前的努力大打折扣。这样一来我真要开溜,因为在这成都真没有什么事可做了。” 身边的属下顿时跑光,装作不认识他。大家这才知道老林几次被撸出京去,真不是因他识字不多,而是他会胡言乱语。 城墙下,高方平仰头看着林摅道:“你爬那么高干嘛,不怕被摔死啊?” “高处才安全,万一摔死了好歹也算因公牺牲,您亲戚胆子那么大,我害怕迟早有天被他们害死。”林摅金鸡独立的造型。 高方平叹息一声,对他点了点头。 林摅道:“那,相公这个样子,我就默认是可以动高家了?我队伍都准备好了,就等着捉人?” 高方平道:“明日再去吧,让他把断头酒喝完。” “此番砍几个脑袋?”林摅又道。 “主要责任人是高长生。但拔出萝卜带出泥,麾下有一群跋扈的狗腿这次未必死罪,但把你们以往的事找找,譬如放纵恶犬伤人、为恶乡里的事,我真不信没有。找到理由就多砍几个,让他们陪着长生上路。”高方平道。 林摅竖起大拇指道:“够猥琐,这下我就放心了。然而高家那片地太大,怎么处理?” 高方平皱着眉头少顷道:“这是历史遗留问题,我虽然有些看不惯,但若现在追究,就等于否定锦州会议的结果,锦州会议的基调是对川中官员以往历史问题的宽容,戴罪立功,暂时以水利和铁路建设为目标。所以……先放着吧,若真的遇到来成都府告状被抢夺土地的百姓,我会亲自处理,我让高家把地还给他们。” “好吧信你这次,我就暂时留在成都府看看情况,不去万安军了。”林摅这才满意的点头……210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