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2章 全面动员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62章 全面动员

大宋的文官傲娇,武官弱势,此点是建朝以来就形成、植根于思想的东西,暂时高方平也改变不了。 好在他们之间虽然有矛盾,然而在战时还是相对脑子清醒的。协作的不算太好,但也能拉扯着运行。 于是大宋政和二年十月末,高方平再次发起成都府路会议。规格上,不比锦州会议小,只是说这次来的都是主要官员。 成都府,眉州,蜀州,彭州、锦州、汉州、嘉州,邛州,简州,雅州,茂州,威州,陵州,亨州,永康军,通化军等十六个州府,百多个县的主要官员齐聚。 就此高方平正式宣布成都府路进入战时状态,严禁任何军官克扣军士粮饷,严禁任何文官因政治问题迫害武官。一但水利和铁道战役不利,不论涉及到谁,不论文系还是武系,一律追责。 大家都明白的,战时状态下的大魔王有多牛逼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 若是以往,那就是上百文官找猪肉平扯犊子闹情绪,然而时至今日基本快醒觉的猪肉平没人敢对抗。所以洗洗睡,对于他一言不合就进入战时状态,官员们习以为常了。 战时状态只是官员们害怕,大头百姓则是不明觉厉,该干嘛干嘛。 成都的土地不用怎么照顾,粮食也能长的很不错。所以民众的剩余劳动力很庞大,加之高方平治下达一千四百万的恐怖人口基数,这就是高方平敢搞大动作的理由。 粮食并不缺少,粮食价格低。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成都特点。 贪官和权贵虽然很多,但这地方的这两个群体,对粮食的积累欲望显然没有其他地方热烈,于是这就是成都老百姓家有余粮却没钱的特征。 于是在他们有粮食的时候,召他们服役那就简单多了。 成都会议后,大魔王下达了全境动员命令,跃进真正开始了。没有钱拿,没有粮食补贴,这是服役,没有商量。 服役固然是大宋、或者说是历朝历代的政策,是古代百姓的“义务”。不过若在平时,积极性和效果有限。然而在这里并不是,摔牛案和高长生案后,加之以往的简历名望,高方平在这里的威望快要登顶了。振臂一呼的时候,响应者爆棚。 锦州会议后林摅也进入了酷吏状态,强迫差人“跑断腿”。所以哪怕差人们主要是装逼,但是不重要,在这个气候下他们真能解决一些大头百姓的问题,有了沟通,有了行动,当然比什么也不做好很多。 大头百姓何尝被公务员这么客气的对待过,于是要说受宠若惊也可以,甚至说士为知己者死也可以,他们就开始积极服役了。效果好的不要不要的,这就是不脱离群众的好处。 并且这只是刚刚开始,差人还没完全的转变投入,老百姓群体也不是所有人都信任官府。于是就犹如火车起步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进入峰值速度一样,这也是一种磨合,拉扯着全进。 只要路线不出问题,那么进入高效率低损耗阶段,只是时间问题。 来自江州、大名府支援建设的少年军小干部正在增加,一批又一批的赶来。他们不是差人,却是真正的基石,将会全面进驻一千多万百姓群体中,以百姓代表的身份,和公务员沟通,反向监督公务员。 这是大魔王猥琐的地方,不完全信任差人。就算林摅管的好,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要说差人能做的比以前好些,大魔王信,但要做到预期效果大魔王则不信,所谓的不做不错思想仍旧普遍存在,忽悠老百姓的事仍旧还有。 然而公务员可不敢忽悠少年军干部,少年军就是高方平的党卫军,代表高方平在做事。少年军也不是本地人,年轻热血,于是他们不怕本土的各种裙带关系、不怕地头蛇势力。 现在成都积极性高,高方平威望大,正是成都会议召开,定下了严打整风的基调后,短时间内,民间各种恶势力,村霸街霸桥霸恶霸、盐派、屠夫帮、河船帮什么的,基本被打掉了,没打掉的也被吓得散伙,至少是低调的潜伏了。 这份成绩是少年军干部们的功劳。 换军人和差人上,就拿这些人没办法。毕世静部不怕这些街霸,然而他们又不造反又不杀人的,毕世静当然没有用武之地。 但是他们又实实在在的扎根于民间,看得见摸得着的就存在于老百姓的生活中,形成对老百姓的威慑和伤害,影响着经济循环。 靠差人管他们就洗洗睡了。差人大多数都认识这些人,不是说差人一定和他们同流合污,但差人上有老下有小,土生土长在这里,除非确定了是死罪可以斩草除根,否则差人一般不愿意和这些村霸街霸过度撕破脸,因为狗急了会跳墙。 实际上差人缩头的心思,和老百姓对他们缩头的心思是一样的。 有个卵用,少年军干部偏偏不怕这些人,几个戴着袖套的少年真敢和一个帮派对持起来,诉说他们的各种不对。 说的多了帮派人士也就缩头了,收敛了。一但形成他们缩头的趋势后,周围老百姓会慢慢的发现,这些人只是纸老虎,他们不敢跳。因为敢动少年军,毕世静部就真会进驻清场了,那真不是和高家狗腿斗殴的局面,会死人的。 于是少年干部做了这些事,大头百姓就会更加信任少年军,大建设、苦干实干的节奏就真的带起来了。 到处都需要人手,江州和大名府的各种团队仍在源源不断赶来。成都钢铁厂是京县援建的,成都水利工程司是江州援建的,还有其他的各种厂,都在大肆规划中,等待组建。 这些当然要在成都搭建起来,否则铁路那恐怖的冶炼需求,以及矿石的开采,现在当然没能力从别处引进。 现在的这些工厂,就是为接下来的成都平原段铁路开工做装备。 至于锦州段铁路,工程相当复杂,除了大量搭建铁路桥外,还需要开山打洞。 以宋人的桥梁技术,加之钢混结构应用成熟了,所以铁路桥没问题,无非是资源的耗费。 但是开山太难做到。最高的效率当然是用大型钻山机。设计结构并不复杂,但现在的材料学无法支撑,没有那些超合金,就啃不动岩石层。就算材料工艺有了突破,大型钻山机需要庞大机械力推动,目下蒸汽机那点推力洗洗睡,根本带不起大型钻山机来。 于是只有用原始办法:定点爆破。 采用爆破可行,但现有的黑火药却不行。那需要tnt。 tnt现在还没有,不过高方平已经给皇家学院、以及江南工程院,下达了化学科技树的被动攀升----研发黄火药。 所谓被动攀升,意思是目下虽然有了化学概念,但基础上还没到这一步。是高方平根据脑袋里那几乎忘记光的一些知识、以及大方向,告诉了皇家学院和江州工程院,让他们针对性攀升:不惜代价。 这当然是拔苗助长,基础学不到临界去尝试,和武侠书里内力不够而练七伤拳是一个道理,可以炼成,但是会付出代价,需要很多的盲目实验,浪费很多资源,需要很多人牺牲。 然而可以做到就行,大魔王又不讲这些道理。就和后世的建国初期,基础根本不足支撑,但愣是勒紧腰带打了鸡血,强势解决了两弹一星工程一样。 所以锦州段的铁路会暂缓一步,仍旧处于测量、准备之中。 种师道那个流氓在西北立下了军令状,已经在工部指导下,开始勘测测量准备,扬言要和大魔王比武,秦凤路段铁路会在种师道指挥下翻越秦岭,最终和成都府路对接。 高方平有自己的难题,种师道也有他的难题,翻越秦岭对于他那真是打仗,要死多少人没人知道,然而种师道别的不会,他就会搞这种事。且这个时期干这种事,没人会在政治上纠察他。 所以现在的基调,大宋的第一期铁路工程,就是最难的川陕铁路。 陕西赤地千里,西夏粮食缺口还是很大,同时那边的矿很难进成都。这叫任督二脉不通。 若能用三至五年时间完成这个战役。大宋活了,西夏也就活了。然后西夏就能作为缓冲,将来顶住蒙古铁骑南下。 蒙古铁骑是这个时代的bug,顶住他们靠的就是这条铁路。 否则他们也是被传销洗脑了的屠夫。铁木真说了“人生最大的快慰在于战胜,在克服敌人,追逐他们,夺取他们的财产,使他们所爱者哭泣,骑他们的马,抱他们的妻女”。 是的不要以为他只是个杀手,其实铁木真同时也是一个大思想家。于是在这个传销理念下,凭借狠辣和梦幻级的技战术,蒙古铁骑做到了真正的当世无敌。 他们传销似的凶残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所以除非有蘑菇和战略轰炸机,至少也要坦克海,否则高方平尽量不想在汉娃土地上和他们正面交锋。 南京大屠杀其实不是最血腥的,历史上的成都大屠杀才是。就是蒙古人干的。 因为宋朝在抵抗蒙古的时期,川中最顽强。那真是前赴后继,一批又一批的军民战死。各种情况相加,战后一千三百万川民,只剩下不到百万。 后面持续到号称人口最鼎盛的清朝时期,川中人口都没有恢复,只有宋朝时候一半,七八百万的样子。 这方面诸葛亮以及宋朝的文儒政治是有作为,话说诸葛丞相在政治上虽然龌蹉,但是他的存在和作为,加上大宋的文儒政治洗脑,让这个时代的川人认为他们才是汉娃正统。 以至于蒙古人要搞个成都大屠杀,比南京大屠杀的规模大了四倍。那是因为被抵抗怕了。 扯远了。 蒙古人虽然牛逼,但有了猪肉平变法后,他们没能力打到成都来,只说是大魔王被迫害妄想,要有足够的准备做出应对。要把战火缓冲在大宋之外。那么将来辽国西部沦陷后,蒙古铁骑将直面西夏。 大宋志愿军会分为两股,进西夏和东辽作战,那唯其只有一点就是,后勤必须很给力……

上一篇   第961章 摔牛案

下一篇   第963章 人们公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