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4章 来年的展望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64章 来年的展望

把整种师中派出去做丘八后,现在每到中午,高方平喜欢躺在河边工地的躺椅上,看着工程师建设江州设计的第三代水泵楼。 这东西现在老牛逼了。 想当年高方平带着那些草根,又没几个人懂,依靠模仿盗版大宋的水运仪,首次研发出这个东西,然后借助江水的少量推力,借助老牛们日夜不同的原地打转,把这个东西运转了起来。 其后高方平就不管了,让他们自己去折腾。 一个产业的萌芽是从赚钱获利开始的。江州水利工程司这个国企,除了在江州治下修建了很多,增加了耕地外,所获得的第一笔订单就是大名府。 老裴是头鲨鱼,他顺便偷窃了江州的技术。当时的大名县除了第一批八座水泵楼是江州建造外,所谓教会了徒弟就饿死师傅,老裴把江州一脚踢开,自己建设了大名府的水利司,甚至从江州挖走了几个匠人技术员。其后大名府就开始自己搞水泵楼。 一开始大名府造的不好,被江州人嘲笑为山寨版。然而架不住老裴在北方订单也不少,造着造着,就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。他们所采用的方案和江州有所不同,却是各有特点,一时之亮瑜。 然后就在全国各地和江州抢订单,这是竞争带来的技术更新和进步。 时至今日,江州水泵楼已经进化到第三代,毛病更少,运行寿命更长,抽水效率更高,毕竟是江州,技术上还是略微领先大名府的。 不过裴炎成猥琐的在于,他最先在水泵楼上引入了机械动力,工作效率不如江州,但工作量比江州的牛,同时把牛力和人力释放了出去。 老裴是个敢吃螃蟹的人,当时虽然听闻第二代轮机毛病多,不过见大魔王都开始下单订货,老裴也就下单豪赌了。 这方面江州为什么落后了呢? 因为他们思维被他们自己禁锢了。毕竟江州水利司的人,和江州船舶工程院的匠人走的近,于是受工程院的人影响便有了完美强迫症,工程院的技术宅们自己都不想用那些瑕疵很多的轮机,江州水利司也就有了这种思维,迟迟没有采用。 所以这方面大名府弯道超车。现在老裴麾下的水泵楼造的不如江州,不过在把水泵和轮机匹配这个技术环节上,做的比江州超越半个身位。 这些真要功底的,要问道理谁也无法说清楚,原理就那样,但老裴派出去的工程团队,他们调校匹配的传动总成,就是比江州的效率高,比江州的毛病少。 以至于大名府就此有了衍生业务,即火车第二代变速箱的研发,采用了大名府的技术和思路。好在时静杰戾气不重,否则江州的相关技术人员会被虐死的。 现在这个示范性水泵楼就是江州援建的,然后采购了2.1代轮机,传动总成则是老裴他们的人来制造。 江州财大气粗是援建,然而老裴抠门,他派团队来干活是要收钱的,由成都府财政付账。 轰隆轰隆 刚刚建造完毕,开始试车的大家伙一运行,成都府的土著们惊诧了。 他们半张着嘴巴,目睹着这神奇景象,只见原本上不来这个丘陵的江水,被强势抽入了挖出来的沟渠后,等土地吸饱了水,那些活水就开始顺着沟渠流动。 这些沟渠工程被成为“成都渠”,经过了合理设计,在这片局部的丘陵高地循环一圈后,最终水往低处流,没用完的水,又回到了主河道中。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 有个老头想了想大着胆子的道:“这么一来,不用花费太多人力,这些地也成为了耕地?” 高方平起身看着远处道:“是啊,这就叫耕地,没有秘诀,其实地都是可以种植的,无非效果差异,贫瘠和富裕的差别。只要解决了土壤的养分和水源,就是耕地。我告诉你们啊,直接用河灌溉,就连养地都不需要,亦不需要额外的农肥。农肥是给过度耕种的贫地用的。” “请教老爷,为什么?”有农人问道。 “这个河水他本身就不是清洁的,这些水来自岷江,被都江堰分流进入成都平原,它们来自哪里呢?来自藏区高原万年冰川。高地的泥土是好东西,那叫腐殖土,历史岁月让那些土富含了腐化的树叶,动物尸骨,虫子尸体,那是自然的养分。最细的那些泥土和养分会融化在水中,被水带着朝盆地汇集,这就是聚宝盆的由来。于是河水看起来很脏,人不能喝,但是对于土地就是牛奶。” “所谓的轮作养地,那是因为土地养分供给庄家后,土地也要如人一样进食,获得补充。补充有两种途径,一是直接在地上埋入底肥。或者就要停耕,让空气中的元素犹如灰尘降落一般,落在地里,让鸟儿的屎落在地里。让这些地野生出植物,引来虫子,虫子蹦跶不到秋后,于是每过一个秋天,田会积累一些枯草和虫子尸体、鸟粪等等,加上光合作用,这就叫养地,但需要时间。生产力的进化,可以让这个养地过程从数年,缩短为数周甚至数日。简不简单?” 大头百姓们惊为天人,难怪他被叫猪肉平。看起来这家伙的农业功底在大宋无出其右,并且他讲的东西深入浅出,接地气,一般人也能听明白。 “结论就是,都江堰引入的这些河水就是养分,使用这些水、而不是地下水的话,就等于轮作养地,大家都不要有顾虑,成都平原地无需养,可以不停的耕作也不会枯竭,这就叫天府之地。将来随着水泵楼的扩大和进化,随着轮机马力加大。这只是刚刚开始,能利用的丘陵会越来越多,耕地越来越多。” 大家顺着大魔王手指的地方看去,果然限于轮机马力以及水泵的效率,目下上来的水有限,沟渠流经的地方只是几百亩,不到这个丘陵的十分之一。 难怪大魔王说仍旧不够猥琐,看起来将来他真要上天。 “咱们成都府不缺粮食也不缺地,将来这个地越来越多,拿了咋办呢?”有个家伙问道。 韩世忠给他后脑勺一掌:“你以为老子们在闲着啊,现在已经着手打通山道,修建铁路,只要能运出去,天下需要粮食的地方多了,将来只要能运出去,粮食就是钱。” “哦。”大家这才傻傻的点头。 有个家伙问:“现在官府在建仓,收大家的粮食,给的价格还比市价略高些,以便鼓励大家种植。那么这算不算官府囤积粮食,等着粮价起来后拿去卖?” 高方平嘿嘿笑道:“当然算,不过只是原因之一。要未雨绸缪,官府总不能没心没肺的像你们一样做月光族。手中有粮心中不慌,粮食安全不是个小问题,必须要储备,哪怕这个储备需要财政维护,有损耗,也在所不惜。” “那咱们能不能不卖给官府,自己储备粮食,等着涨价呢?”有个妇女问道。 “可是可以的。但自己储备风险较大些,粮价不是说起就起,起来以后还面临官府的价格平衡。旧粮总是没有新粮食值钱,或许你们自己储备了以后,也可以用旧粮多养点牛羊猪马,这就是物资丰富的开始。”高方平道。 “哦。”他们又傻兮兮的点头。 这边的问题没说完,有个隶属民政口的差人,小跑着过来找张绵成道:“老爷,那边田里打架了,打的头破血流,要不您过去看看。否则事情闹大了,被刑事口的人捉了去就不妙了。” 张绵成赶紧就去了。 话说他是个和稀泥的人,他还真不喜欢刑事口的人随便介入这些事,那会让他很没面子。在江州时候他就这德行。 左右没事,高方平也跟着去看看。 去了后,见到一个小少1妇,坐在地里哭的死去活来。正在被老奶奶用拐杖抽,还真的把脑壳打破了。 她家男人抱着她想要安慰一下,也被那老婆子几拐杖抽了跳起来。 张绵成看到是这个情况就溜走了,说不关他的事。他就这德行,当初江州的私刑私法就是被他这样放纵出来的。 当然不是说现在这个也是私设公堂,这只是很普通的长辈殴打。 高方平凑过去很不解的道:“为啥把她头打破了?” 老婆子说道:“就没见过这么废的败家媳妇,好好一片青菜,您看看都被她种成了些什么哦?死去了许多就不说了,活下来的这几颗,老身活这么旧就没见过这种菜?” 高方平走到地里去凑着观察了一下,汗,高方平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菜,菜已经变种。比普通青菜更绿一些,像青菜却不是青菜。枝叶更大些,看着水份比青菜少。 摘下一些来,放嘴巴里尝试了一下。如此就吓到老婆子了,她一跳一跳的过来,伸手从高方平嘴巴里掏,“大人您可别乱吃,吃死了老身罪过大了,那不得满门抄斩啊。” 高方平拨开她的手,嚼了一下吐了,指着菜叶上的那些毛毛虫道:“你看这几货也长的肥头大耳的,有毒的菜就不会有他们了。” “哦。” 老婆子这放心了,起初她眼睛不好,没看到这些毛毛虫。话说这个道理她当然懂。年轻时候特殊时期,没东西吃的时候把这种毛毛虫捉来吃了,似乎营养还不错。 高方平又道:“菜有个特点,颜色越深通常营养越好。我也不知这个菜是什么东东。但我告诉你这个菜可以吃,甚至可以做种。你家媳妇看似偷懒了,一时忘记了这里有片菜,没来照顾,于是其他菜死了,这些变异的活了下来。之所以活下来,是因为它们需要的水份比青菜少,我尝了后略有些干涩,不算好吃也不算难吃,算是别有一方风味,可以作为一个品种。营养会比青菜好些,比青菜容易打理。” “真是这样吗?”老婆子愕然道。 高方平点着头,看着远方喃喃道:“一直都是这样的,这是自然的优胜劣汰。其实变异串种无所不在,只是人们一般不会发现。若是你家媳妇把这片菜照顾好了,一颗没死,你们就不会发现这几颗特殊品种混在其中,谁有功夫吃菜还一片叶子一片叶子的辨认啊对不,不都是切了煮了就往娃娃嘴巴里塞,娃娃不听话就一顿拳脚。所以变异每时每刻都在发生,水稻中偶尔有不少优良的变异品种,却都被大家一股脑收割了吃掉。唯有意外,能让它们被人发现。譬如你家媳妇偷懒了,其他正常青菜死了,于是这几颗就是光头上的虫子,被当做典型了。” “这真的可以算是一个品种了吗?”她家那媳妇这下走上来,犹如动漫似的,她的眼珠子变为了铜钱符号。 “可以的,你不懒的话就专门培养种植,有多少人接受我不知道,但我觉得它不好吃也不难吃。换做我,吃三天青菜我会换这个东东吃一下,反正都是吃东西,好处在于,这个物种就让你可以偷懒了,不难打理。”高方平说完后离开了,于是那个妇女脑壳被打破了的事当然就没人管了。 妇女的这些菜,原理就和当初丁二的那些宝贝水稻一样。只是丁二有悟性,懂了,还为此家破人亡。而这些婆娘们不懂。 现在丁二的科技已经进化好多代了。 然而成都府暂时不需要他那些东西,他的科技树主要是针对“相对缺水地区”。成都府当然不缺水。 不过听说现在他已经开始发展分支,从产量上着手。相信再有个三至五年,第一批高产粮种,可以在高方平的加强版都江堰工程下,于这个天府之地爆粮食…….

上一篇   第963章 人们公仆

下一篇   第965章 大脚丫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