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5章 大脚丫头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65章 大脚丫头

以一个铜钱的代价,从哪个懒婆娘的手里买走了几颗不明觉厉菜。 回来了后设宴,邀请林摅、张绵成他们的吃饭。 基本上大家对高家美食惊为天人,林摅他们兴冲冲的赶来,冲进厨房去掀开锅盖时,看的大跌眼镜。 虽然看样还行,然而这个菜他们不知道是什么鬼。不知道会不会被毒死。 “这又不是蘑菇,吃不死人,赶紧的,开吃。”高方平蛊惑他们道。 坐是坐下来了,几个家伙却仍旧在迟疑。仅仅是不明觉厉菜就不说了,还有种红色的东西一起炒了。 他们又不认识辣椒,印象中红色的蘑菇会把人毒死,估计也这不是什么好东西。 这些个能人,仅仅用表情和眼神都可以交流,林摅捻着胡须,以一种诡异的表情看着张绵成他们表示:人要死得其所,或有重于泰山和鸿毛之分,要不……你们先吃吃看,知府大人若被毒死是最诡异的死法了。 张绵成在桌子下面用脚踩了一下毕世静,用眼睛瞪着表示:不明觉厉菜我还敢吃,那些红色的是什么鬼?颜色这么好看怕人死的不够快啊,你们军人号称一不怕死二不怕苦,更是饭桶一般的存在,要不先试试看。 毕世静倒是不怕,但是他又看着韩世忠,意思是:你一向足智多谋,你怎么看? 韩世忠骨骼惊奇见多识广,他的脑袋里么,那种吃了毒蘑菇后惨死的场景,未见得比张绵成这些文人少,于是捂着肚子尿遁了。 高方平也不说他。 等韩世忠走不见后,最后一道大菜辣子黄焖鸡这才开了出来。 锅盖一掀开,以菊京和梁红英就开始往里面捞,最终大家害怕慢一步又只有个空盆在打转,只有开始抢了。 起初口味不是太习惯,但刺激性的东西和烟草茶叶一样,都有个特点是一但习惯就有点离不开。那种吃的满头大汗,辣的鼻子眼泪齐出的感觉,让他们觉得爽爆了。 辣子黄焖鸡后,大家又开始抢不明觉厉菜,这种小炒素炒别有一番风味,于是很快也抢光了。 韩世忠回来的时候见桌子上扑着两个菜盆,然后一群人在剔牙喝茶。 韩世忠相信那些东西是有毒的,毒的他们面红耳赤,妈的亏大了,就算有毒也该尝试,因为有些毒天生就会让人很爽,譬如酒色和烟草。 牛皋消化系统比较强大,于是还好。至于林摅和张绵成这两不怎么爱动的老爷,真的中毒了,听说他们夜晚上茅房的时候腚眼都火辣辣的,却是非常回味那种辣子鸡…… 大宋政和二年十二月。 在这个天下生平,物资相对往年丰足,等候着过年的时节,整个朝廷都是狂妄又浮躁的。戾气不重的赵佶被怂恿的多了,也比往日多了一分浮躁。 接到高丽皇帝王俣许多泣血求助文书后,弱者的哭诉总有人同情,赵佶恰好是个会同情的人。 就此大宋第一次显露出了獠牙,皇帝下达了入高丽作战诏书。 紧随其后,蔡京上表赵佶,说“人老了身体不好,尤其于冬天时节难以工作,怕延误了战机,暂不能履行门下侍郎职责”。 这只是一封暂时请假文书,赵佶批准了。于是执行大宋规矩,战时体制下,首相和枢密使职位合并,张叔夜临时全面主持工作。 老张连发无数道文书,登州港和密州港进行全军事化管理。另,河北东路,京东东路,淮南东路,两浙路的物资和船运,朝登州港和密州港倾斜,以支援大宋志愿军在高丽战场的后勤补给。 刘法紧急受命从河间府回撤至登州港,史文恭部永乐军亦从河东太原府撤防,开密州港等待船运。 两路军队首期一万人,将依照计划在上元节前出海,最迟二月底必须在高丽开京形成首期防线,顶住女真人的进攻。以保住高丽国的命脉。然而伺机往前退役,夺回高丽国土。 大宋老百姓没心没肺的不喜欢打仗,好在这次不是蛮子打上门来,是在别人的地盘上撸仗。所以愤青们人声鼎沸,而大多数百姓张灯结彩等着过节。 种师道最跳,很想体会一下和阿骨打对撸,然而在秦凤路等了许久,许多人被征召,譬如那些挑梁小丑如林冲关胜这些都被征召了,将分别在刘法史文恭的麾下入高丽作战。却愣是没等到招呼我老种的命令。 种师道破口大骂了许久,扬言不想修路要去撸女真人,张叔夜的命令没等到,倒是等来了高方平的亲笔信。 展开信被骂的如同孙子一样,高方平说了,修铁路也是打仗,老头你最好别跳,做好准备,一但我锦州段铁路启动,修了出来却无法和你陕西铁路对接,就把你捉去问罪,那时都吃牢饭了还打个蛋,还带什么兵?不要老当你是一号人物,铁路修不好,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能打得好战。 “新一代的军事思路需要实践,新一代打法需要验证。挡住了后人的路永远没人会答应你,适时的放手。相信我,工业背景下的战法不在是你熟悉的那一套,人越老越难接受新东西。我不敢讲你打不了,但你思维相对固化,接受新东西不全面,会给新一代军队造成过度伤亡,本着爱惜新兵娃子的心思放手吧。” 于写给种师道信中的最后,高方平是这样结尾的。 这话说的,真有些恶毒的感觉,老种险些气死,这是一种另类的狡兔死走狗烹。 换做张叔夜或者是当年的陶节夫,老种真敢顶几个回合,凭借他种家威望,天下军人也有大把支持他。但是无奈,西夏就是高方平这个流氓平定的,时至今日,大魔王在军中的威望和思路,基本不容被否定。 于是就算是种家军也不敢跳了,只有老老实实的走秦岭去测量,为铁路做准备…… 西北的雪仍旧很大,全身挂着第二代锁子甲的种师道,蹲门前老树庄子上拿着烟杆子,香喷喷的上等烟草点燃后,吞云吐雾着。 身边,穿的如同毛毛熊的屠夫郑和说道:“要不老爷子把盔甲脱下来,这是散热的,不是保暖的。” 种师道一向脾气很坏,一烟杆子抽郑和脑袋上道:“死也不脱盔甲,你们休想如同那个大魔王似的,整天怂恿老夫卸甲。” 郑和的夫人也会被老种殴打,于是低着头不敢说话。说起来这两口子简直上了贼船,摊上这么一老爷。老种偏偏不请其他人,骗着他们签订了终身的合同。 郑和的婆娘是老种帮娶的,嫁妆是老种去诈骗高方平弄来的。如今他们儿子都三岁了,虎头虎脑的样子,目下在雪地里跑来跑去的喊冷。 小屁孩就被种师道捉了过来,教唆道:“要对抗,要上场杀敌,血就不会冷,人就不会冷。” 小屁孩一木刀砍在马腿上道:“这样就不会冷了是吧?” 结果脑壳上一掌:“你和你爹一样蠢,马是你的战友,砍它有个卵用。” “哦。”小屁孩似乎懂了…… 川中多美女,包括小萝莉们都很漂亮。和别处的人不同,这些小萝莉不缺粮食的情况下,也长的肉肉的。目下治所的外面整天有群妇女围着打酱油,把她们各家的小萝莉打算送进来。 换其他朝代这几乎是卖女儿。大宋没有奴隶制度但是有契约精神,送了来签了合约,其实也相当于卖了。 这种行为若在其他地方代表粮食紧缺,大家觉得养女是赔钱货,还要吃粮食。 不过成都不缺粮食,于是她们的这种行为代表信任猪肉平,人往高处走,和后世的父母都喜欢孩子有个好工作一样,这些娘们都想把人送来高家做长工。 粮食不缺的地区,这种卖女儿的行为一向不多。这也是成都人口起得来的原因。如果大部分女性资源都集中在少数大宅门纨绔手里,那当然对人口建设是相当不利。 小高也没把她们赶走,还是去选美了。 因为梁姐是夫人了,不论她要不要求,给她选两个贴心的丫鬟还是必要的。 小萝莉们站成一排,由梁姐去挑选。 梁姐的审美观让人大跌眼镜,挑选了两大脚丫头,说她们骨骼惊奇资质好。 最赔钱的两货就被选中了,有人大为欢喜。 话说宋朝虽然裹脚不算严重,然而大脚丫头也算在残疾人行列。大家觉得很难嫁出去。 富家大门里的确有裹脚习惯,然而平民家庭没这规矩,因为要压榨女儿劳动力,脚小了虽然好看却更赔钱,干活不给力。 如此如此,挑选出了两残疾人,其他的赶走了,大家伙很无奈,大魔王果真不走寻常路,他几乎做任何事都是和别人相反的。 这次真不是高方平的脑洞,梁姐她根本不是挑选丫鬟,而是挑选衣钵传人。 梁红玉都没得到她的真传,因为她说梁红玉脑袋有坑,骨骼不够惊奇。 梁红英挑选她们,是因为看起来她们最没有文化,却是入门之后,两小萝莉文绉绉的样子,不但能说几个梁姐不懂的句子,那繁杂的礼仪也能让梁红英崩溃。 为难两丫头了,显然她们的敬礼动作都在家里训练了好些时日。 旁观的高方平忍不住道:“谁教你们的这些?” “回老爷,乃是娘教的。又是爹爹教娘的,是爹爹偶尔在书堂听闻的傅先生训导。”两小萝莉说道。 “哪个傅先生啊?”高方平问道。 “就是那个傅世成先生。”两萝莉说道。 高方平大为头疼,这个傅先生就牛逼了,蜀中大儒傅耆子嗣。傅耆的老师周敦颐就更是牛逼人士了,乃是所谓的二程、程颢程颐的老师。 这些个理学党一向最反猪肉平,不知道此番会不会被他们围追堵截。好在他们是绝对少数派,大头百姓们大字不识几个,理学党所能带起来的节奏就有限。 抓住了民生,不脱离群众,大魔王就不怕这些理学党。因为百姓就不会听他们的了。 川中算好猪肉平来了,否则所谓的温饱知廉耻,这个时期理学党最有市场的地方就是川中,看锦州街市,看邓洵武的执政就能看出端倪来。 理学有一定的好处,却好处有限,这也算一种极端思想,它能禁锢人,对解放生产力不利,当然就对建设不利。 说严重点,它可以算一种宗教,姑且命名礼教。那么它也就在试图用“礼法治国”。如同道士和某些教一样,它试图用“礼理”把执政官和皇权给一定程度架空,依照他们的路线前进,于是称为“理法治国”。 王安石如何能让他们得逞,老王最恨的就是这些绑架政权的家伙,于是这些个家伙就几起几落,被虐的怀疑人生。后来么,司马光吕公著那些老猥琐又翻身了,于是老程他们又蹦跶起来了。 大家都说王安石霸道猥琐,然而老王虽然打压理学党,却也有君子之道。老王只说了朝廷不欠你们官位,都给我滚。把他们赶走了,好歹留了他们说话的权利和著作。 后来赵佶上台就没有王安石大魔王那么好说话了,连他们的著作就拿去烧了,算是一种警示。这有老蔡的锅,不论如何老蔡受王安石的影响还是很深的。当然了大宋总体很萌,不会把他们砍了,夺取官位就是极限了。 否则换其他朝代,焚书当然会坑儒,历史上一片一片的读书人又不是没有死过,大麻子康熙和大衙内乾隆、这两大帝吃相最难看。 认真的说,汉武在唐代走到了巅峰,汉礼在宋代走到了巅峰。后世的人下意识的不喜欢宋朝,大抵印象是君臣一起昏庸到极限导致了亡国亡民,一副弱鸡景象。于是这个弱鸡的朝代几乎没人记得住。 有个不争的事实是“大怂”在弱鸡,也在外部环境奇差的情况下顶了三百年,且没有全国性农民起义。 至于后来的真杀儒党进关后,一直延续到后世文明时代,历史发明家们辈出,奴才主子大帝大行其道,格格阿哥们受到年轻人们崇拜,情深深雨蒙蒙的作家们望花落泪,书写着向天再借五百年的大1字1报。 那些杀儒当比王安石大魔王可恶了不止百倍不那么少。却都一律是大帝名相,以铁齿铜牙姿态被传颂。有良心又犯了点错的大魔王们绝对懵逼了,然而在大v们的舆论轰炸下,已经较少有骨气人士、从学术上去探讨这些问题出在什么地方。大家都怀疑是共济会的锅,基本上什么问题都能赖共济会头上。 后世反装忠党们总在说“我大清完了啊”。其实他们想多了,讽错了。 大清它从未离开过,大麻子的确通过那些没骨头的伪学者向天皆了五百年。论法力无边者只服康熙老仙,法架中原,寿与天齐。 yy到此,高方平决定效仿王安石打压这些理学党,却要留着他们不能和谐。因为这些家伙虽然可恶却有骨气,把这些骨气和谐光了后,大清它真会来的。 于是高方平留下梁红英调教两小萝莉,起身道:“菊京陪我去走走,说起来到成都至今,仍旧没去拜访傅先生,是我大意了。” “嗨。”菊京跟着去了,现在她是保安主管,梁姐被离职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