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7章 终于还是出事了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67章 终于还是出事了

曾经带着三十多条藏獒纵横成都府的高长生被干掉后,这个举措在成都府被称为善政。借此机会,高方平首次提出“危害公共安全罪”具体。 就此一来,青城山的道士也很感激高方平。 在张天师法架入川了一次,做了他们青城山的工作后,许多道士代表都来找高方平套近乎了。 张继先的影响有,但实际上他们真感激高方平的“危害公共安全”概念。 因为牛鼻子们觉得秃驴不可信任,秃驴是最喜欢劝人放生的,于是有些脑子有病的文青为了洗练灵魂,从其他地方收集了不少毒蛇弄去青城山放生,这对于道士来说是“物种入侵”。他们已经熟悉了青城山的“地头蛇”,那些外来蛇却不讲规矩,咬得道士们死去活来的。 青城县是半军事化管理,目下在郑居中治下。郑居中为了保命装乖,借助现在打压道士的气候,不许道士告状,说蛇咬你你就咬蛇去,休想闹事迫害慈悲为怀的放生者。 道士们醉了,能如此解读政策的郑居中是个奇才啊。 高方平没有过问青城山的大规模放生事件,因为这事真有猫腻在其中,是秃驴们的一次反扑。参与进去就等于刀斧手了。但明确了公共安全概念后,这种事往后会越来越少。 现在介入的话对道士压制不够,另外的人闹的也不够欢。等更进一步的时候一起医病,可以把煽动的秃驴、脑子有病的文青,以及“错误执政危害公共安全”的郑居中给一锅端了。 这些家伙他们真以为我大魔王从良了啊,那不是形势需要装出来的吗? 这个事在成都府算善政,但对于朝廷,张叔夜觉得高方平脑洞大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。 老张认为成都府废了,那是腐儒党的基地,高方平这个目无尊长的人一去就杀长辈装逼,真不知道往后的成都要乱成什么。 话说高长生虽然不是个东西,有纵仆行凶嫌疑,然而张叔夜接到了时文彬的建议是:那犊子量刑过重,不顾大局,只喜欢痛快砍人,若不加以节制,越往后,朝廷越难对悠闲习惯了的成都收尾。 张叔夜深以为然,真的开始研究把那小子降格为“知府”的办法了。 却是无奈,后来赵佶本着负责的大国心态,下达了志愿军入朝作战诏书。这代表大宋又进入紧急状态,会有很多的意外。 加之在刘法他们入高丽前,朝廷接到了成都府的补充文书:种师中以成都府路经略使身份出访大理国,拜访云南节度使段和誉。 就此一来,老张也不敢想削弱猪肉平权利的事了。很显然,这些莫名其妙的举动有可能引发西南边陲的一些变局,如果在志愿军入朝时期,后院出现什么不稳定,那就哭瞎了,所以必须维持高方平的判府权利,才能有效掌控大理局势。 成都府知府没有外交权利,不过高方平有…… 政和三年元月的大雪,把汴京染成了白色。 此番瑞雪兆没兆丰年没人知道,却照耀着大宋朝廷和皇帝的担忧。 上元节已经过去,史文恭部和刘法部分别从登州港和密州港出海,计划中,他们将依托海路从开京地界登陆。 但这个小冰河时期的严寒拖慢了一切步伐。另外河北东路,京东东路,淮南东路等地的支援中,协调存在诸多问题。 听说首期一千多军马已经登陆开京,但鉴于整个时间线的无限拉长,让他们几乎成为了孤军。 就算是高方平的科技培养的蒙古马种耐寒,但登陆开京的部队也面临着艰苦的适应期,多个条件相加,首期孤军几乎无法作战,但女真人可以。 第一封军报进京后,举国震惊! 一千二百马军尚未进开京,被女真部大将粘罕带五百死士伏击。林冲阵亡!一千二百众的军阵战损过六层,残兵退入了开京。 这是个很坏的预兆,所以尽管死几百军人在大宋不算很大问题,但今次坐在朝堂上的赵佶却高兴不起来。 整个朝堂上,谁也高兴不起来。 自高方平白池草原大捷后,大家是嚣张狂妄的,甚至敢于宋辽边境陈兵二十万做出开战态势。又有谁能想到,战场瞬息万变,说败它也能败的如此轻松,林冲部之百战精锐,竟是在这样的条件下,被粘罕五百骑士击败了。 当初朝廷那叫一个热闹,赵佶诏书下达后,张叔夜集权利于一身,门下侍郎兼任枢密使,统辖五路,军队和船运朝登州密州港集结,粮草,兵器,马匹,啦啦队,一时间声势惊人,俨然帝国战器点火运转的态势。 却是猪肉平诚不欺人,女真果是开挂了的民族。现在就算尚未来得及出海的史文恭和刘法、也收起了狂妄心思开始研究,一千二百精锐,在已经抵抗了的情况下,它到底是怎么败给女真五百死士的? 有人说了林冲部的各种错误,却是被张叔夜两巴掌抽闭嘴了。张叔夜理解不了这样的惨败,但林冲他们战了,六层的战损而没有崩溃,最终退入了开京,没人敢质疑这只高方平带出来的精锐的意志,但败了就是败了,现在仍旧没找到原因。 鉴于此,张叔夜才知道先前太过乐观,二月底在开京外围形成有效防线、且逐步前推的计划,根本不可能做到。 一边是皇帝好大喜功滥同情、对高丽各种承诺,一边又是大宋军队残部困于开京,不能放弃他们。 但现在北方的严寒宋人很难适应,张叔夜只得下达了剩余部将暂缓度海的命令。 这其实就是蔡京临时辞职的原因,老狐狸已然看出来骄兵必败,当时看似铁板一块了,其实到处都存在问题。张叔夜是个有良心有能力的人,然而仓促下,他根本做不到协调各个方面。看似大家都在做事了,但大家仍旧各有私心,有自己的算盘,始终不能方方面面的配合好。 不是等船运,就是等粮草,要不就等京县和江州的装备,加之大雪严寒的客观条件,一般人,真的不具备统筹这次跨国作战的能力。蔡京最早看明白了此点,不是说大宋没能力入朝作战,而是张叔夜没能力把大宋这个潜力发挥出来。 老蔡更加没这个能力,所以为了保住晚节,老狐狸暂时辞职,挂太师头衔躲家里烤火。 有道是一但危急,就能让人想到战神。现在只死了不到一千人,女真人也打不进来,赵佶当然不慌张,却又想到了小高以往的好处。赵佶近乎迷信的觉得,但凡不会赢的战,小高都能打赢。 然而在错误不大的时候临阵换帅是大忌,张叔夜是个值得信任的人,赵佶不好意思开口说“你下去,让小高来”。因为这除了是临阵换帅外,等于换相。 在老张仍有政治威望的现在,大家不敢这么支持。 换以往的形势,当然会有一群人跳出来弹劾老张种种错误,要求引咎辞职,换能人上。 可惜的是猪肉党不搞这一套,猪肉平也几乎是老张的门生,讲点义气。否则啊,这个时候赵佶有了不放心老张的心思,又有猪肉党弹劾老张的话,那就是一个契机,高方平会再次临危受命,以绝对的威望姿态、在万众期待下,入朝拜相权兼枢密使,统筹这场国战。 那以后只要战争不停,高方平会一直兼任枢密使成为有宋以来第一权臣。 战争么,要想打总是有得打的,打趴了女真后可以介入倭岛,可以开着舰队占领直布罗陀海峡,在地中海收他们的航行税。 于是现在的朝上虽然没人弹劾老张,却是张叔夜已经成为了风尖浪口,大家都看着他。 何执中梁子美两个老狐狸是相当坏的坏蛋,他们此番之所以闭口不言,不找老张毛病,不是他们心好,而是不敢。一但弹劾了老张,马上就来个更狠的妖孽,那就大家一起哭瞎了。好不容易才把那个魔王关在了成都五指山下,如何能轻易把他放出来害人呢? 嫉恶如仇的张克公也不说话,他以放水心思觉得,不是我兄长无能,而是敌人忒狡猾。 没人说话赵佶便一阵郁闷,他自己不好意思说。如果其他人说了张叔夜的毛病,赵佶顺水推舟把小高请回来是可以的。 现在么,赵佶看着张叔夜两鬓全白的头发,不禁大生怜悯之意,叹息了一声也不说话了,在护小高,也不能这个时候把他弄回来,那太亏待老张了。 张叔夜左右看看,想了想,隐约感触到自己能力有点不足了,却是也没有理由自己弹劾自己,那叫装逼好吧。话说老张当然在乎名声,在乎权利,这个时候放猪肉平出来还是太早,他在成都弄那么大摊子,一般人真的接手不了。 于是没人提及了,张叔夜在满面风霜下,开始主持政和三年大朝议,从政务民生入手,总结着过去的一年。 过一年的成就相当巨大,然而现在说这些没人高兴的起来,赵佶觉得索然无味,早早的散了朝议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