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8章 告高丽目的军书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68章 告高丽目的军书

高方平接到高丽首战失利的文报是二月中。 乃是张叔夜的心腹送来,还附带老张找小高问计的亲笔信。 信中陈述了军务问题外,于最后,表达了老张的担忧和求助心态,另外他说:已经暂缓了出兵高丽的计划。 “因形势有变,相公不是要放弃活下来的那几百禁军,而是担心在准备不充分时候,再出我大宋无法接受的恶果,他担心大宋下注过大而输不起。” 那个脸上有条刀疤的家伙对高方平抱拳解释着张叔夜的意思。他叫屠库。 这是张叔夜送来的信,高方平即便恼火也没掀桌子,只是把信捏做一团,捏在手心里皱着眉头思考。 屠库有些尴尬也有些不满,见他把叔夜公的信如此对待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 当然无法说什么,只能等着大魔王回应。因为叔夜公目下也被架在火上烤,他没办法了,也只能想到找猪肉平解决问题。 思考许久,高方平又坐了下来道:“既然已经打了,就不能停止出兵脚步。这不是输赢的问题,是负责任的大国国格问题。你回去告诉叔夜公,谁都不是神,战争自来没有十全的把握,战场瞬息万变,许多问题它都能影响到一场战斗的结果。这就需要有军魂和意志,要自我完善和纠正,要去适应新的形势。” 顿了顿高方平道:“局部的牺牲可以接受,任何人都是从无到有的,打仗也不例外。吃了亏就不打,那死的人就是白瞎了,我大宋皇帝的檄文就是屁话。但若能从吃亏中总结教训,前赴后继,那就叫经验值。有错误有问题从来不怕,只要学会避免和纠正,就能依靠国力取得最终胜利。” “?”屠库觉得大魔王似乎什么也没说。 高方平提笔把上述说辞写问文字后,又补充道:“出兵基调不变,放心,天还塌不下来。但同时要认清新形势下新的作战需求。就我了解而言,户部李纲不主张这一时期出兵高丽,不是说他会拖后腿,但心态上的认知错误,会让他在下意识间,一定程度阻碍到户部和中书磨合。工部宗泽支持出兵,但他会受到他最爱的门生李纲一定影响,此外何执中态度不明,通过儿子何足道对工部班子的影响仍旧较深,这些政治上的不统一,造成了后勤协调上的一些问题。这就是原计划二月末于开京形成有效防线计划、成了一纸笑话的原因。这是战线和价值观的不统一,不是说真出现国贼而葬送了我大宋子弟兵性命。” “死去的人是烈士这无需怀疑。但时代需要奉献,战争需要牺牲。不要一死人就怕,不要一吃败仗就缩头,不要一有问题开始寻思谁的锅。当朝廷陷入‘谁背锅谁的错’疑问中时,那叫窝里斗,叫政治不正确,叫战线不统一。军事是政治的衍生,政治都不正确了,这个战能打好吗?” 到此高方平敲着桌子,连张叔夜都批的态度呵斥道:“所以这仍旧是思想问题,而非战之罪。” “……”屠库快要崩溃了,不太了解情况的他,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大魔王变身了? 高方平起身做出总结道:“根子问题在前三排,有些人,他认为没必要出兵,有些人,他看不起那群女真人,认为我百战精锐去怼女真是杀鸡用牛刀。” 到此又怒拍桌子道:“此点上就连宗泽和李纲都不能免俗,你把我的话,带到户部工部,带给何执中梁子美,让他们检讨自己思想,让他们认识到,我几百子弟兵阵亡只是刚刚开始,不要那看轻群野人。首要问题是皇帝下诏出兵后,他们应该站在前线军人角度上想一想,怎么才能保护好他们,那些人不是炮灰,是娘生出来后送来为我大宋作战的人。如果能从这个角度去想,人心是肉长的,这个战线何愁不能统一?” 屠库楞了楞。 高方平接着道:“告诉他们,觉得检讨自己难的,觉得这个战线统一不了的,让他们来成都,我回朝廷去,看我教他们怎么打。” 屠库觉得这句才是核心啊,现在包括叔夜公在内,没人想把大魔王弄回去,以他的脑洞和手段,举国战时状态下让他以绝世威望宰执军政,那就所有人都洗洗睡了。 “卑职明白,会把高相想法,如实传达给叔夜相公和各部要员,战线一定可以得到统一。”屠库军礼半跪地道…… 晚间灯火下,梁姐在旁边伺候笔墨,高方平正在长篇大论的写着。 于给刘法和史文恭的信中,高方平如是写道: “骄兵难胜。以往的简历,装备的优越,造成了大家蔑视对手心态。这要不得。对地势的估计不足,对气候的估计不足,对对手实力的估计不足,造成了此番林冲部失利。不要自怨自艾,不要对出兵举措抱有疑惑。牺牲的人没有白死,这是经验教训,要善于总结,认清新形势下新的作战需求。” “那么新的需求是什么呢?要认清那群黑山黑水中走出来、不怕死的人的特点。现在来看,他们特点是对地形气候的适应。是个人武力极端化。他们明显擅于特种突击、打运动战,以此消磨对手意志。这个特点代表了他们不擅于集群作战,组织性、大局观、政治观就是他们的短板。” “那就要善于在保护自身的同时,把他们拖入集群战。林冲部吃亏的根由在于,气候地利不适应的情况下没认清女真特点,想挟近三比一的兵力和其对抗。这叫战术的应用失当。粘罕部五百精骑敢叫板一千二百骑兵,真以为他猪脑子?妈的都中了伏击,不明情况下、打不赢可以跑嘛,你们武人打拳,不也得把拳收回后又出击不是?跟着我南征北战这些年,为什么就没总结出这些精髓来?” “兴许你们要问,女真那区区几千条枪,哪来的集群战?” “相信我,我说有,它迟早会有的。这是因为辽国迟早会介入。于是很快你们就会面临新的作战形势,面临得到辽国支持后、重装上阵的女真骑兵。” “不要有顾虑,志愿军出兵高丽基调不变,这是大宋意志,皇帝意志,是大国崛起的政治需求。继续检讨自身错误,认清楚形势,加快开京防线部署。登陆部署行动雷打不动。不要当心再受到粘罕部特种战突击,不要听张叔夜的屁话往前推移防线进而收复失地。你们要清晰认识到,目下之女真部不具备对高丽灭国能力。他们之所以有能力进开京地界突袭,唯一理由就是人少,他们不用守城,他们没有顾虑,他们只需要完成特种作战任务打击我大宋意志。这就叫甩开包袱,轻装上阵。” “有没有对应办法呢?当然有,让他们来嘛,人多了就做不到轻装奔袭,没有新鲜事,那叫集群战,是战争能量的硬派交换,他们的死穴就是后勤。相信我,如果突袭林冲的是相同人数精骑,一千对一千,林冲虽然打不赢但不会败那么惨,因为他在未交战前就谨慎了,谨慎就能让人认清形势,认清了形势就不容易吃亏,此乃万古不变之定律。” “那么由此反推出,目下之女真,只有能力依托特种战术才能到达开京。这种战术决定了人数不会多,既然不多,打他干嘛,你们有后勤耗得起,他们呢?打不赢就守,守不住就远远拉着队伍走,城池土地让给他们嘛,三韩土地那么大,女真人一个人管十里,他管得过来吗?真管过来了,三个小屁孩就能杀死一个女真鞑子,夺回那十里地,这就是持久战核心。” “于是我要求你们,不要受到他们的特种突袭战术干扰,无需理会,该度海度海,该布防布防,他们是骑兵你们也是,如果在适应了地形和气候情况下,拥有四比一以上优势,那就吃掉他,非此不可决战。” “有道是你几千大军,去围着神出鬼没的几百野人转悠,那叫被牵着鼻子走,丢失了自己的优势。” “兴许你们又要问,放着他们烧杀抢掠,到处神龙见首不见尾,那出兵高丽干什么?” “我的回答是,三韩地界那么大,土地,村落,城池,他要就给他们。粮食物资,他要就给他,他区区几百人马,看他能吃多少,拿走多少。于此过程中积累三韩百姓戾气,帮他们撤离家园,给予物资支持,大宋生产力就是他们的后盾。深入基层,传播大宋负责任的思想,帮他们解决实际问题,取得他们信任。相信我,没有当地民众支持,投入五倍兵力你们也只能是疲于奔命。志愿军入朝的真正意义在于:价值观输出。而不是追着几百个比你们穷的野人转悠!” “战线的统一不止于大宋朝廷,要关心、引导高丽战区的三韩民众统一战线。我主导的开京防线设立思想,张叔夜却好大喜功的要往前推?不是说我大宋真的只有能力守备开京、而不能沿着鸭绿江一线顶住女真人。是因为完全没那个必要,他们不是辽国,而是女真。我真是傻了,才会把战线拉那么长,以一亿人规模的国力,去追着几千个野人怼。真那样就是战略性错误。” “开京防线的设立,是需要把女真形成骄兵,让他们认为自己天下无敌,我方战线的收缩,有利于我方防守,进而形成哀兵。嚣张的女真人,会在辽国政治和物资支持下,正式从‘抢掠’战术朝‘灭国’战略转变。也就是说,我高方平于高丽的最终战略目的是,不破坏澶渊之盟的情况下以国力对国力、志愿军对志愿军形势,一举结束持续百年的辽国霸权,使之愿意坐下来扩宽宋辽商路。” “是的,高丽战场的真正目的是和辽国扳手腕。在乌雅束身体不好将死的现在,阿骨打这个大辽东北招讨使急于交给辽皇投名状,会让已经不敢战的辽国看到名留青史、一举吞并三韩、重塑霸权的机会。于是女真先锋军的战果是‘开京以西地区’,此举能让高丽胆寒,进一步依靠我大宋,亦能让辽国出兵抢食,于是真正的决战点,就是将来的开京防线。” “有道是,饿肚子的人可以继续饿下去,不过一但吃饱了就不想在饿肚子。在这个新形势下亦会有新的战争需求,澶渊之盟的意义在于,它很早就指明了宋辽不会再有边境战争需求,若非极端时刻,宋辽两军不会有过线骚扰的需求。所以两至三年内的作战重点是开京防线,无视女真人的骚扰和抢夺,开京防线,防的是将来的辽国百万集群。” “首期一万志愿军的任务不是作战,而是建设开京防线,建立大宋在高丽的群众基础,建立民心。这个任务相当艰巨,给你们的时间不会太多。群众基础不够稳固,防线不够稳固,会影响到两年后我的决战信心,我大魔王不会在开京那并不值得信任的防线上,投入百万重装。” “路线明确,立场坚定,不忘初心,坚持下去就会有最终胜利。我看好你们哦,你们一定能支撑我大魔王下完这盘大棋对吧?为了顺利完成这盘棋,下一期,我会尽量动员少年军政委进入高丽,开展军队政治思想建设,开展三韩民众的亲汉思维建设。” 于给两个将军的信件最后,高方平落款:大宋政和三年二月十九日夜,高方平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