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0章 小公主调皮了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70章 小公主调皮了

三月初暖和了。 成都是个悠闲的地方,高方平在这里可以有时间多睡觉。 这天扑在书桌上做春秋大梦,发现鼻子痒,抬手抓了抓。 妈的又痒了,于是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看,乃是小荣德在拿个羽毛调皮。然后梁师成笑眯眯的站在赵金奴身后。 “帝姬,何故胆大妄为的跑这里来?”高方平道。 “拜见师傅。”小萝莉文绉绉的行大礼。还吓了高方平一跳。 随即老梁驶来眼色,意思让高方平受礼,然后他手里还拿着皇帝的中旨。 这下高方平明白了,以往的师傅是默认,这下应该是正名公开了。 小萝莉拜见完了后。梁师成传旨,大抵内容是在月初,皇帝和张叔夜张克公等人商议后,公开确立了赵大傻的太子地位,且在皇后强烈要求下、赵佶又信任小高,加封高方平太子太师。 赵金奴补充道:“我娘说我不乖,太后娘娘老请家长打小报告,于是我娘生气了,亲口说罚我来成都接受调教。师傅你总不会比太后娘娘对我更狠吧?”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:“看情况,既被你蹭入门了,不教你说不过去。赶紧的,先给本太师去草堂傅先生处,跟着他学六个月,收收心。” 荣德帝姬昏倒。 听到“草堂”,那肯定是个文绉绉的老学究,最刻板的那种,此番应该是栽了。 把荣德打发了出去了后,高方平道:“老梁?为何官家忽然心血来潮,确立了太子?” 梁师成摇头道:“此点咱家还真不清楚陛下怎么想的。规矩上说,小王爷是嫡子长子,人情上说,学问他虽有欠缺,但近段时间能让官家满意。在此条件下,咱家猜测,兴许这个忽然的决定,亦和高丽战场失利有关。” 到此老梁没说下去了。 因为从这里开始会有很多答案,兴许皇帝他想用这事来冲冲喜。 在赵佶印象里,赵桓是个运气很好的家伙不是吹的,从小都是,在学堂里赵大傻不完美,却总会被刘青菁表扬,赵金奴最拉仇恨。 赵金奴最喜欢坑兄长了,却是傻人有傻福,通常被锤的是小萝莉而不是赵大傻…… 老梁完成了任务就回京了,留下帝姬在成都府面壁思过。 没娘的孩子像根草,大魔王其实哪有时间管她。把责任推给了草堂傅先生。 于是显得格格不入,小萝莉乃是一个天才理科党,现在则被理学泰斗调教了。 第一日被训斥。 第二日送去被表扬。因为她是学霸,过目不忘,口齿伶俐,背诵课文比其他学生通达,讲道理也头头是道。 然而第三天栽了,傅先生发现她说一套做一套,讲理讲的比谁都好,却是暗下违反她乃第一个,于是被罚站不许吃饭,不许休息。 小萝莉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下,对未来充满了担忧,站在院子里伤心的哭了起来。 小双跑来说:“老师,她哭起来了,知错了。” 傅先生捻着胡须道:“别忙下结论,过得一个时辰你再看她如何。” “奥。”好孩子小双不明觉厉。 一个时辰后,小双进来双眼发黑的道:“她……小公主她站着睡着了,还有口水流出来。” 老傅一口茶水喷出来,背着手出来看看。 见荣德帝姬如同小母马一般的站着睡觉,她哪怕睡着了,也会抬着手在额前遮阳。 傅先生走近看了看,伸手把小萝莉正在遮阳的手拉下来,倒是也没阻力。但是放开后,手会自动回到额前遮阳。 “绝对的老油条。小娘娘她已经对此类处罚习以为常。新的学问里,这叫肌肉记忆。”傅先生背着手走来走去的嘀咕。 小双觉得神奇,这样子的公主真可爱。想多看看,却害怕师傅责罚,于是只能目不斜视的候着。 老傅不也叫醒她,就在原地,看她什么时候醒来? 某个时候,她脱水了,觉得口渴便醒来,问道:“先生,我可不可以喝水?” “去喝塞。”傅先生不耐烦的摆手道。 喝过水后,好日子就到头了,抓过来打手心。 呜呜。 打了两下哭起来,荣德可怜兮兮的道:“先生罚站,我不小心睡着了,乃瞌睡虫之过。” “打的就是你脑壳里的瞌睡虫。”傅先生又打了两下。 “我都知道错啦,看在公主面子上不可以从轻啊?”荣德帝姬说道。 傅先生把尺子扔地上,不满的道:“话弄个多,你要不要好好受罚嘛。老夫受人所托,怎敢误人子女。” 不愧是以坑人闻名的学究党,荣德觉得他简直是个强盗。教育风格和刘太后不同,居然一副打你是给你面子,不打是你吃亏的样子?叫人无法拒绝。 若是被他赶出草堂,大魔王和老娘一定会很失望,把我荣德恨出屎来的。小萝莉这么想。 “考虑好就受罚塞,二十下很快就过去了,手肿了就长记心。”傅先生又弯腰捡起尺子,不怀好意的等着。 见帝姬甘心情愿的又受罚了,不扯犊子,小双对先生非常崇拜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神通。因为啊,一般人没能力打了公主还不付代价,大魔王都没这能力,不过老傅有,于是大魔王猥琐了,交给老傅调教…… 赵金奴手肿了,没心没肺的跑回来后把书包一扔,犹如小猪似的拱来厨房里看有没辣子鸡? 两大脚丫头路过发现,便去通知了大魔王。 高方平便找来厨房里道:“帝姬回来了,今天有什么收获?” “收获可大着呢。” 小萝莉一边忍受着偷吃辣子的代价,不敢做出很辣的样子,一边把今天草堂发生的事剪辑了一遍,说给高方平听。 总体上突出了她不轻易折腰、最后为了不伤害老人家感情、才勉为其难受刑的伟大节操。 “还有那个小双,他们真是弱爆了,空有名师没能力。他们很笨的,挖渠引水效率太低,我教了一下他们,就快多啦。”赵金奴最后总结道。 两大脚丫头在听小公主这么说,惊为天人,觉得公主非常完美厉害,要是咱们像她一样就好了。 “这么说来你功劳大,尊老爱幼,为了先生面子、忍受了不该有的处罚,忍辱负重,带着弱爆了学生建设出了成果?”高方平问道。 “师傅太聪明啦,把我来不及说的都说出来了。”赵金奴道。 “无图无真相,但凡我没亲眼见到的,算做你没做过、没有发生过。”高方平摆手道。 赵金奴真的很聪明,咬着指头道:“这么说来,你也不会听傅先生谗言了,会自动忽略我犯错的过程?” “这下被我抓到了不是?你果真调皮了,还想蒙我。”高方平指着她鼻子。 “回禀师傅,我真的知道错啦。只是一时还难以扭过来,熟悉环境需要时间啊。”小萝莉装可怜。 “好吧总得放过你的,然而你那么贪吃,希望你别把知错的心思、以及老傅的教导给吃没了。”高方平道。 小萝莉一阵郁闷,老妈和太后虽然粗暴,然而好忽悠啊,在她面前能应用智慧顶两回合,然而在大魔王手里,他总能掌控一切。 “今个有没辣子鸡?师傅爆猪爆鸡的能力天下无敌,总不会没鸡给我吃的吧?”荣德又道。 高方平道:“鸡很多,然而辣椒的培养还在进行,你总不能把种子吃光了吧? 荣德很单纯,想到自己险些把“辣子鸡”这么一牛逼物种偷吃灭绝了,便觉得很不应该,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了起来,却还是不想承认偷吃辣子。 见她这样高方平就放心啦,当然是骗她的,大魔王如此贪吃的人,早用大棚把辣椒培养出很多来了…… 还有说起来,老天对小宝还不错。 熊猫怀孕了,肚子大大的。小牛皋拐带了一个帅哥熊猫来相亲后,原本并不是发情季节,却是也怀上了,现在已经三个月的肚子,再有两月应该会产子了,不晓得生个灰头还是白头? 刘太后来信表达了关于小宝有子的喜悦,说不论白头还是灰头,都把小熊猫给送回京城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