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2章 娃娃中的领袖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72章 娃娃中的领袖

这次进成都,师徒两算是阴沟里翻船。就生活水平方面而言,除了有辣子鸡加持外,其实赵金奴和高方平连一般富家都不如。还整天被人盯着整,师徒两个一起挨整。 老傅收拾赵金奴实际上也就是收拾高方平。 为此赵金奴能写出一篇又一篇的轰动性日记来,至于高方平不是文青,基本不碰笔杆子,多数时候在工地上喷着唾沫星子骂人。 因为到了春耕时节,需要把几乎所有劳动力全部释放回去备战春根。 于是那些仍旧在收尾的各项工程,就需要差人和军人上阵。对这些家伙大魔王很少装逼,都是拿着鞭子骂人。 差人军人去建设了,治安问题咋办呢?这是成都府读书人们提出的问题。 想多了,现在没治安问题,基本上在平民间是夜不闭户的。 大户人家的存在和老百姓的夜不闭户无关,他们不需要去老百姓家偷东西。以往他们只会明抢,诸如霸人妻女夺人田地什么的,但是现在肯定不敢。 相传这是成都府最好的一个时期,虽然服役程度在大幅增加,有点苦,但是过的充实,有安全感。 大家很感激大魔王,他总是一副艺高人胆大的样子,连泥腿子身上的虱子都不怕,他徒弟乃是公主小娘娘照样不怕虱子,于是他们两个都这样了,其余从上到下的人就需要这样去做了。 这不代表所有都是好人,但这是以身作则的用处,让坏蛋不敢露出自己的本心来。坏蛋既然不做坏事,那么在律法上他就是好人。所以谁说没摄像头就没有治安的,现在成都府的局势,相当于大魔王开挂弄了个卫星摄像头。 古代的孩子胆子很小,很纯朴。后世那种熊孩子是少见了。 孩子么,不管他,他又不懂事就会膨胀,打了他,他就知道厉害。 汉家古代的先生老师腰板都很硬,真会打学生。后世所谓的物以稀为贵,只有一个孩子的时候一般就舍不得打舍、不得教了,放纵成小皇帝。 后世的大妈怎么教育孩子的呢? 孩子在家跑来跑去的,摔倒哭了起来,就抱在怀里说“宝宝不哭,宝宝乖,错的是该死的地板,奶奶打它”。然后噗噗的打地板,把楼下人吵的神经衰弱怀疑人生还不算,她家孙子就此种下了根深蒂固的思维:但凡有问题都是别人的错,世界是围着我转的。 在现在的成都府,小屁孩摔了就被老妈揪过来三个暴栗“老娘砸锅卖铁给你卖的裤子,你不打算多穿两年啊”。 成都的粮食不值钱但是布还很贵,于是春耕这时候,能看到满世界穿着补丁衣的小屁孩忙活,姐姐把弟弟背在背上,小拖油瓶领着迷你拖油瓶,要不就在家煮饭洗衣,要不在田埂附近徘徊,等着帮忙。 天干物燥的季节容易有火灾,往年成都府会有很多火灾,因为大人们忙活,小孩子煮饭不小心就烧起来。 今次少年干部们到处宣传,严防死守,于是火灾有,却很少,且一般是火苗不大的时候就会控制了。 吃饭时候,到处都有炊烟,这是大魔王最喜欢在野外田间走动的时间,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喜欢这么干。 其实每次看到大人在忙,牛不够用,然后田埂上有无数小屁孩蹲着,犹如当初的梁红玉一样,抬着牛头大的碗猛吃,对此情景高方平总是很高兴。高兴在哪也说不清。 偶尔会看到有的小屁孩把饭粒落在地上后,有某婆娘跳过来拳打脚踢。 高方平路过时候,一个小男孩扬起头,嘴巴还在动,嘴边有不少饭粒。 高方平伸手把他嘴边的饭粒弄下来,又放他碗里,问道:“能吃得饱吗?” “可以的,只是肉还很少。我爹说剩下的肉留着端午节才吃。”小屁孩很贪吃的模样道。 “肉会越来越多的,再有个三五年,就能超过江州和济州。”高方平看着田野喃喃道:“将来有土豆和玉米后,肉的转化率会更多。那时候你的碗里,内容会丰富些。” 小孩愕然道:“土豆和玉米是什么?” “将来你就知道了。”高方平离开的时候给他后脑勺一下,“让你弟弟吃点。” 关于土豆和玉米,其实早于一年多前,就托付关七的船队留意了,但始终没有心得。 鉴于航海技术已经有一定基础,为了落实大魔王指示,关七不打算靠等,问明了细节后,是专门派船打算进美洲。 然而这次航海很不顺利,船没进大西洋就出事翻车了,没有消息。天晓得他们是死于大自然的风暴,还是死于海里的怪兽,或者又是海盗、疾病? 船不便宜,那次损失其实不算小。只是说对于大奸商关七,他赚了那么多的现在,这点损失,死这点人,他根本不放在心上。为了讨好大魔王,他再派了船队。 这次不是一艘船了,而是船队,三艘排水量三千吨的船,打算执行“新大陆”计划。 的确到达所谓的美洲新大陆了。但是近两百五十人的团队才登陆美洲,甚至海岸线都还能看到,许多人就被射成了刺猬。 天晓得那些是什么人,总之就新大陆土著,近似于野人一般的存在,过着近乎石器时代的生活,然而悍勇惊人。 听死剩下的人回来说的,那些野人拥有“神通”,他们甩出一箩筐毛茸茸的东西来,仔细看那是无数比拳头大的蜘蛛。直接把关七的高手们给吓跑。 跑回海岸线到一定的距离后,那些土著野人就不在追击,看不见了。 令人毛骨悚然的在于,大家感觉他们一直潜伏在海岸线边的植被里观察。 关七的人试图用多种语言沟通,要用食物啊,财宝什么的贿赂他们。他们或许是没听懂,或许是不为所动,只要不越线他们不射击,却会鬼鬼祟祟的盯着。 他们会拿起一个拳头大的蜘蛛塞嘴巴里大吃,如同宋人吃水果似的,弄的汁水乱飙。 那之后武士们又被恶心死了三个,剩下的人真的不敢留,纷纷登船逃跑,回来的时候剩一艘到处漏水的破船,活着三十多人。 这就是一年多以来,探索新大陆的战果。 从这点上说,高方平很佩服欧洲那些食尸怪,那些人真够狠的,历史上他们愣是又杀又骗的,经略了美洲。 官方来说,高方平暂时没有规模性出兵美洲计划,需要等,需要时间,让关七这类商人去摸索出一条路来。 高方平信任关七,但凡是生意他就能做,他只是需要时间找到和新大陆土著沟通的方式。而为了高方平对他形容的那些利益,关七他愿意下血本。并且这类人,他能做的比任何官僚都高效都智慧。 除非以后商路彻底打开,成为了大宋经济不可割舍的一部分,才会考虑出兵美洲控制商道,否则吃饱撑了派禁军去和那些土著打仗…… 作为皇家大总管,兼太子太师,高方平要求荣德帝姬要亲民,接地气,这就皇家的威望。 亦能为将来她哥哥的统治,增加合法性和支持力。 小萝莉一口气没上来,脑袋一偏就昏厥了。 弄醒过来她嚎啕大哭,说她还小,不要把这么复杂又猥琐的任务压她身上。 “师傅,您不能这么对我,您一向最疼我了,我脑壳里的虫子这才捉完呢,顺便还把傅先生和你脑壳里的虫子捉了。您这就让我去田间和人接触啊,我又不想认识他们,连路过也不想,我讨厌虱子。” 小萝莉简直头大如斗,然而她只是发牢骚,当然是赖不掉的,事实上她知道从来没人算计得过大魔王。小萝莉觉得赵大傻运气好的令人发指,为啥我荣德没老哥那么牛呢,厉害了我的哥。 从此后赵金奴有了一个爪牙小双。虽然她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不过总是偶尔能去下面走走,小双会全程陪同。画过装的牛皋会暗中保护。 小双是傅先生的嫡传,在娃娃群体中,比较有威望,打点的很融洽。 于是平民里的小屁孩对荣德顶礼膜拜,惊为天人。荣德发现被人崇拜的感觉很不赖,就此得意了起来,为了显摆,她偶尔会冒险交给一些小屁孩算术皮毛。 所谓的冒险当然是虱子,事实上她又扑街了,好不容易把脑壳上的虫子杀绝了,现在又有了。 于是她脑洞大开,让家里两大脚丫头帮着把头发剪了,弄了个后世的“儿子头”…… app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