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4章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74章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

政和三年七月初,举国惶恐。 不满于之前高方平对军事指手画脚,张叔夜上表赵佶称:“三韩人信任大宋,找咱们求救,若当初不介入那也罢了,但介入后就该有作为。本着人道精神理应拯救三韩民众苦人,然而高方平私自绕开枢密院,干涉我志愿军于高丽之作战路线,史文恭听信其言而不作为,放任女真强盗于开京以西烧杀抢掠而不顾,史文恭竟劝说高丽官府和民众撤退,放弃对家园的守护。此种思想极其要不得。于是造成了史文恭和刘法在战法上的不统一。” “尚未等我枢密院最后指示,史文恭不顾三韩国公王俣感情,私自带着愿意走的民众放弃了交州道一代防线后撤。致使刘法部成为孤军。在高丽皇帝王俣几次泣血文书下,刘法不在退让,于西海道东北,试图和女真人打第一次集群战。然而史文恭已撤离防区,放弃了交州道一线,女真大将粘罕,利用了交州道绕开了正面攻势,一千精骑突袭,大败进而摧毁刘法部西海防线。伤亡惨重,关胜战死,杨志断腿残废。许多三韩百姓受害,刘法不得已下带残部撤往开京防线。” 进入七月,大宋志愿军在高丽又一次惨败,刘法部战损四层,许多未能撤离家园的三韩国人受到女真人屠杀。 这看起来是国土的大面积沦陷,于是高丽皇帝王俣泣血上书张叔夜诉苦。 那个时候根本没人能够看清楚真正的战争形势在哪。以至于内部不和谐下,一个听一个的,史文恭信了高方平的战略,而刘法不信高方平,就成为了孤军。 刘法想找机会给林冲部报仇,他不信守不住西海道一线,就算史文恭已经拉着队伍跑了,他仍旧觉得粘罕那不足三千的野人,怎敢在我大宋精锐适应了的现在,叫板西海道防线。 刘法有刘法的理由:林冲之败是因不熟悉情况、大意了,但后来的人熟悉了,女真就再也不敢搞特种突袭,女真正面试探过几次西海防线,吃不动就退了,以骚扰为主。这代表他们不敢拼。 而刘法致命的错误在于,没认识到女真为何不敢拼? 粘罕部不敢拼的原因是完颜乌雅束的压制。乌雅束说了,咱们女真人受尽了压迫,于夹缝中崛起,赞下这几千人家底不容易,不要轻易和大宋的那些机械化怪物拼。 这就是之前粘罕打的极其保守的原因。 但很不幸,六月初的时候女真节度使乌雅束病死,阿骨打接位女真节度使、兼大辽东北招讨使,于是都没来得及进上京告哀,就下达了激进作战命令。 于是粘罕来了个“明伐修道”,让两千主力在前方做出试探西海道防线模样,实则从交州道暗度陈仓,一千精骑突袭刘法后方,造成了此役宋军损失惨重的战果。 这就是全部过程。 张叔夜为何会弹劾高方平对军事指手画脚呢?根子在刘法。 当时高方平的战略思想,写成书信送给了史文恭和刘法,那是非公开的,史文恭倒是信了,刘法却不满了。 刘法就这个臭脾气,当时沧州事件时候,高方平对他要求过分时,他来了一句“我是大宋军人,明府你不是枢密院”。 刘法当然没错,高方平真的有专权嫌疑。 此番高丽战场上,刘法再次犯了这个毛病,他真认为高方平手伸的过长,于是把高方平的“瞎指挥”事件密报给了张叔夜。 张叔夜当然恼火了。 张叔夜对军事心得有限,那个时期暂时不好评论高方平的战法优劣,但老张知道高方平违反体制是肯定的。之所以没第一时间弹劾,那是为了和谐,给高方平留些面子,与此同时老张相信高方平是真的关心战事,不是私心夺权。 于是老张没弹劾高方平,也没及时下令史文恭和刘法到底谁是总指挥。因为老张自己也在权衡,高方平的战法是否正确? 就这么的一个迟疑,既然没有命令,史文恭当然就合法撤退。刘法虽然违反了高方平思路,但刘法也没错,高方平不是枢密院,他固然是常委,但是他只能对张叔夜建议,而不是代而指挥高丽战场。 于是终于出事,几千军人战死的后果让老张忍无可忍,兴许高方平是对的,但他的越权干涉,导致了史文恭的滑头心思、进而致使刘法部惨重伤亡,这是实实在在的。 于是这不,老张也终于弹劾高方平了。 现在朝廷上气氛压抑,赵佶也陷入了为难。 张叔夜道:“陛下,军情紧急,须得有的决断?” 大昏君赵佶虽然觉得这是个坏消息,然而又不在我大宋国土,也仅仅死了两千人,这已经是大宋历史上最温和的战事了,所以赵佶并不是太害怕。 然后就和稀泥道:“张相公之说辞有一定道理。朕也相信,这事上小高他想的太多了。” “……”大家伙很无语,这仅仅是想的多吗? 赵佶又道:“他错误是有的,自来都有。但那也是他关心我大宋利益,事实上朕对军事不太有心得,但自打他出道起,虽有不少错误,大事上却从未糊涂过。此事朕会责罚他,到此为止,不要过度认真。” 梁中书见那小子仍旧圣宠浓厚,便出列道:“陛下英明,战事并非不可往回,失败乃成功之母,还有得周旋。此番不存在政治扯台,而是战法之争。” “正是。”赵佶念着胡须笑道,对老梁很是满意。 张叔夜就不方便说话了,因为老张的目的是纠正高方平脑洞,而不是整死高方平。不是说真的扭不过高方平,而是扭下去,高丽战场上的所有人都得哭瞎,谁去同情他们呢…… 政和三年七月中,皇帝有中旨到达成都府,没有呵斥高方平错误,因为这些老奸巨猾的家伙还得依靠高方平解决问题。 中旨的内容是:因高丽战事恶化,军情紧急,权益下宣召高方平进京拜枢密副使,主持国战。 高方平抗旨了。因为走不开。 进入七月中,大雨磅礴,岷江水位暴涨。在这个仓皇之际,祸不单行,水患,它终于到来了…… 高丽战场的天塌不下来,刘法战败正好杀杀他的性子,没他史文恭也能扛得住。 现在高方平没有干涉枢密事了,却公开发文怒斥:刘法他脑子不清晰。装什么几把圣人,竟敢颠覆已证明有效的战略思想,打不赢就跑嘛,拉着队伍远远的走嘛,老子没说三韩民众的命不值钱,但我大宋子弟兵的命也是命,谁给你刘法的权利拿我汉娃子弟兵的命、去做高丽百姓人情的。军人你唯一的使命是打赢战争,不是同情! 于是真的炸锅了。 鉴于高方平在苦人和军中的威望太高,禁军就算高贵那也是苦人家送去的孩子。在大魔王发文批刘法的这个趋势下,此番刘法和枢密院被天下人骂的满头大包。 简直捅了马蜂窝了,这就是快醒觉的大魔王力量。张叔夜之所以把他的一些著作和谐掉,就是怕出现这种情况啊。 可惜现在一切太晚了,大宋已经阻挡不了他。别说皇帝仍旧近乎迷信的信任这犊子,就算现在皇帝不信他了也没用,他基本上已经无法被否定了。 刘法那个历史名将,他太过情绪化,情绪化的人他兴许有优点,是个好人,但他不是战争机器,无法冷静的审时度势赢得战争那有个蛋用。 历史上这个家伙被童贯蛊惑了一番,于是孤军深入就栽了。此番一样没摆脱历史轨迹,被张叔夜蛊惑了一番后,他也栽了。 历史上的这个名将非常情绪化,打红了眼后,他为了给汉娃报仇,就在西夏屠城。他的作为较难否定,然而作为手握兵权、掌控属下生死、肩负国战重任的将军,情绪化有个蛋的用处。这方面还是种师道做的相对好些。 基于高方平认为高丽天不会塌,然而成都却真正告急的理由,是的小高此番抗旨了,没回京,不受职。 私心是有些的,这个任命寒碜了些,也还不到时候。 你们小瞧了不是,已经基本醒觉的我,会为个区区枢密副使回京吗,不去不去,别来烦我,高丽死光了也没几个人,但成都一跪,那就是以千万的基数受到影响了…… app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