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7章 伟大的成就 -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第977章 伟大的成就

在古代抗旨是种相当白痴的行为,然而在大宋有一定的市场。范仲淹和王安石这两老猥琐最喜欢带着百姓这么干,为此还博得了美名。 关于此种白痴行为方面,王安石低调些,也相对清高些。所以隔壁老王抗旨最多,却不拉仇恨,几任皇帝都很喜欢他。至于老范属于一根筋的那种,“我就是抗旨了并且要轰轰烈烈”就是他的大抵心思,于是他就被整的较惨些。 被贬了三次后老范他仍旧不讲究,喜欢传教士一般的教育民众和官员的思想品德。是的,老范和大魔王一样,整天喜欢说人家“思想有问题”,于是大家都很怕他。为此,他也被后世那个老爷爷给予了相当之高的评价。 和稀泥的人、总害怕这类较真的人,所以连皇帝都怕他老范啊。以至于为难之际都没人敢用他。 韩琦是个有担当的人,从他后来威胁太后就能看出来。所以当时李元昊打进来之际,韩琦把官帽起下来放着,且压上了全族脑壳豪赌:保举老范临危受命。 但纵使朝廷看在韩琦面子上启用了,仍旧有顾虑,政治倾轧仍然有。范仲淹从浙江起兵开赴西北时候,比高方平从北1京出阵寒碜的太多了。因为他没有皇帝信任。夏竦又是个大棒槌,混不成的那种还做了总指挥。 后来韩琦也犯浑了,他也理解不了老范的思想,不听老范劝告,于是好水川一役大败,被打的满头大包。 夏竦那个老猥琐就得意了。因为他在好水川战役前就“请病假”自解兵权。留给韩琦和范仲淹去相互撕逼。话说前阵子蔡京在志愿军入朝前“请病假”,应该就是和夏竦那个老王八蛋学的。 夏老狐狸后来就说“好水川战败不关我的事”。于是就又蹦跶起来了。 后来李元昊也犯浑了,两边不打热战了,改为打口水战。犹如论坛撕逼一样,夏竦整天骂李元昊,李元昊也整天骂夏竦。 他们扯犊子的时候,老范在深入基层发动全民。大家信任他,包括边境的西夏人都信任他。于是老范把李元昊的子民挖走十几万,发给他们土地和农具,教他们种田,给他们洗脑进行汉化。 这就让人害怕了。陶节夫后来在边境也学老范这么干过,这等于挖西夏的根,于是察哥这才大怒,扬言要把陶节夫老贼剥皮扯骨的。 没人知道范仲淹分给苦人的地和农具是哪来的,反正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,所以老范总是很拉仇恨。 高方平没老范那么奔放,不想后天下乐而乐,不想得罪皇帝,想做宰相,于是高方平始终也没敢真的在大宋打土豪分田地。 当然他有他的方式,高方平也有自己的谋略。 不同的在于,老范抗旨后被整的不要不要的,然而此番高方平抗旨不回京,政治老狐狸们明知道是猪肉平翘屁股、看不上区区枢密副使,然而架不住皇帝信任高方平,加之遇到大水,非但没什么屁事,还让高方平捞足了声望。 是的这次抗旨事件,发动全民抗水,杀郑居中,显摆手臂上的蚂蟥,等等诸事被爆出来后,高方平真正的醒觉,在民间的威望尤其是川中,已经爆表。 爆表到了张叔夜明知道有不妥,但已经不敢再找高方平的任何毛病。 因为这个时候说猪肉平的坏话再也没人信了,得民心者得天下。 当年王安石疲于奔命,被司马光们批的不要不要的,最大的问题在于,王安石没取得全部老百姓的信任,那些笔杆子一写文章就能带起节奏来,响应者无数,官僚们就会故意把老王那漏洞颇多的政策往错误方向带,越闹越大后起了民怨,皇帝也就为难了不是。 老王有个好处是他一生都在奋斗。大宋可爱的地方是其他保守派一生都在反对王安石。变法失败的根由在于,老王他尚未有那种冲破一切阻隔的绝世威望时,却提出了变法,都还没动,就竖立了个活靶让大家都来突突突。 高方平猥琐的在于,从来都不说“我要变法”,埋着头的杀人做事,绝世威望加身的时候,无冕之王,天下,它已经变了…… 政和三年八月末,各路文书汇集中书门下,水患保卫战全盘结束。 包括成都平原在内,许多地方有不同程度的受灾,但是程度较轻,完全可以接受。至此,张叔夜于半年度大朝见总结时候对赵佶汇报:天下平安,全国水患保卫战正式大捷。不同州县,粮食受损程度不一而足,从三成到一成不等。但大宋总体入库粮食,比上年略有增长。” 先听到有地方损失三成,赵佶吓了一跳,那已经很多了。他最郁闷的就是这种事,倒不是感同身受,而是一有受灾,以老张的尿性就要减免钱粮,户部就会在当年扣发皇家的钱,赵佶的钱就少了不是。 不过结尾居然是大宋总体粮食还有增加,赵佶又高兴了起来,笑道:“有劳张相公了,有你把持住天下粮食,朕就放心。” 对此老张有些尴尬。 赵佶又好奇的道:“告诉朕,此番受损三成的地方是哪里?” “成都府路。” 张叔夜说这个词的时候有些愧疚,郑居中被高方平给杀了,传言当时成都府路近千万民众其上阵,却仍旧有些地方的水没有堵住,造成了一些灾害。 粮食损失了三成,好在民众伤亡很小。灾后的疫病防守、善后等工作当然不用操心,高方平这方面的功底无出其右者。 朝廷的相公们全都松了口气,成都损失多少粮食他们不太关心,他们只知道损失越大,杀郑居中的理由就越足。 那个最跳的国贼总算杀掉了,大家就放心了,不用老子们拉仇恨,猪肉平也把这事干了。常委们希望郑居中死不是因为他在都江堰灌水,而是因为那是个不守游戏规则的人,不论有什么仇恨,敢出手暗杀当朝宰臣,这样的人留着大家都没安全感。 听有高方平坐镇的成都府路、此番才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,赵佶担心了起来,成都府路治下十五个州上百县,一千三百万民众,看来那真的除了减免钱粮外,还要救济了。 “最终成都收得多少粮食?”赵佶关心的问。 “比上年……比上年……”老张这次不是卖关子,而是有些脸红。 “快说啊。”赵佶激动了。 “比上年翻倍了。听说他们粮食多的用不完。在水灾后,高方平已经下令调集成都府内所能用的船运,尽量依托岷江带着粮食出川,开始救济中下游一些受灾地方。”张叔夜道,“岷江段的行船最是危险,损耗相当大,许多船都翻了沉了,然而仍旧有源源不断的粮食出川,仿佛粮食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样。” 我了个去~ 全部相公昏倒在地。 受灾三层的情况下,猪肉平的粮食居然还比上年翻倍了?那犊子他今年到底在成都府爆了多少粮食出来呢? 赵佶嘴巴都笑歪了,一拍大腿道:“好他个小高,厉害了,朕老早就说了他是个大福帅,总能稀里糊涂的把事情办好。可总有人不信朕的判断。” 赵佶又笑道:“这么说来,此番不用朝廷统筹救济受灾地区了?” 张叔夜一阵头疼,感情他最关心的是“朝廷不用掏钱”啊? 户部李纲出列补充道:“启奏陛下,成都府路此番送交户部的资产表单内,比之上年多了二十七万亩上等田。” 一群人舌头掉在地上。 觉得猪肉平也太不讲究了,玩报表功绩是大宋自来的传统,可吃相这么难看的人,只有猪肉平一个,东南那个王黼都没这么狠不是? 李纲又侃侃而谈,对大家解释了,大猪肉平不花一分工钱的情况下,蛊惑了几百万人上阵,扩建成都渠,兴修水库,涉及土方量以两亿方计。 两亿土方量,在工部的人听来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倾国之力,全体军人上阵十年都完成不了。但猪肉平却一年就依靠成都完成了? 现在么,敢这么报,大家相信他不是玩报表了,因为玩报表的人绝对没有如此丧心病狂,敢报这么多,说明真有这么多了。 大地上万变不离其宗,玩的就是元素相互协调的游戏,两亿的土方被挖出来,且土石用于加高,加上接触面增大所带来的吞水能力、进行各种加权后,工部宗泽和皇家学院的测算是,成都平原由此增加了近十亿方的吞水能力。 就是这个原因,郑居中错误施政后,内江流速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,但如此持续了几日,大量的水进入成都平原,仍旧被他们一定程度抗住了,受灾了,但是有限。 凭借的,正式当时被批为劳民伤财、大工地的成都渠工程。 蔡京从阴谋论的角度,觉得高方平是个神。老蔡认为,高方平搞这些工程不是为了民生,这么折腾是他处心积虑的要杀郑居中。 当时把郑居中放在都江堰连老蔡都反对,老蔡说那是一个“政治恐怖份子”,他在都江堰绝对有大祸。高方平却一意孤行就是要这么用,说是无压力,扛得住。 于是现在老蔡觉得,高方平折腾了这么大的工程,就是要“钓鱼执法”,在特殊时候能抗住郑居中的第一波“恐怖袭击”。 想到此的时候老蔡双眼发黑,他猪肉平真的做到了,天下也真的变了。 小李纲才没他们那么多龌蹉心思呢,继续爆料称:二十七万亩上等良田,其中十万亩,来自于成都渠的辐射和水泵楼贡献,即是说原本一些不能利用的土地,因为水的灌溉,成了良田。 另外的十七万亩,就来自于此番水灾。这叫不破不立。所不同的是,前人要用人命换取耕地的增加,而高方平靠的是运气和智慧,以及那惊人的行动力。 高是很高兴啦,当然赵佶也有些尴尬。哪怕郑居中已经失宠、被剥夺了爵位,官位降了几级的现在,杀他也不算个小问题。 赵佶又不知道郑居中到底做了些什么事,现在不喜欢他了,然而喜欢他妹妹啊,赵佶最希望的是把那个舅子放在某角落中遗忘掉。 然而此番郑居中被杀了,理由是“危及成都平原近千万人性命”。这个理由盖下来,在高方平判府的情况下,杀了就杀了,别人无法说什么。事实上郑居中也造成了三成的粮食灾害,那的确是威胁了几百万人的吃饭问题。所以之前赵佶觉得杀的好,解气。 然而最终听到的结果是成都府粮食翻翻,没人饿肚子。这当然是高方平的功劳,只是说,结局这样的话,赵佶下意识还是觉得,没必要杀了郑居中的不是? 然而这份尴尬属于皇帝,无法说出来。 至于其他人则是形势一派大好,在他们眼睛里,高丽战场的节节失利没什么问题,因为老子们大宋打仗历来都这样的,习惯了,当年好水川大败也没人把韩琦那老王八蛋怎么样不是。 陶节夫在西夏边境一撩一撩的,最终把察哥和李乾顺惹毛了近而又打仗,也没人说他不是。 基本上打败仗在大宋虽然算坏消息,然而大家都有免疫力。大宋最关心的是田和粮食,从皇帝到老百姓都绕不开此点,赵佶再不懂政务也知道,有粮食老子们赵家的江山就没毛病。缺粮那叫内伤,至于高丽战场那点失利,顶多等于小时候的赵佶摔一跤,擦破了手臂上的皮……

上一篇   第976章 升帐!